天真的女学生

    时间:2018-08-09 你们都知道我在读大学的期间,[一向来都有为一些中、小学生补习以赚取外快。
    记得那一天,本来约定好下午两点到我家来补习的小珍僝僬僕僎,摘抠摺摵都三点了却还不见蹤影,不会又是忘了吧﹖唉稯窨窝洼,僤僮僠兢就算是临时有事,那也该打个电话来通知一声嘛…小珍是个六年级的小学生馺馽馹駂,箔箘箸箊有着短短的学生头髮,健康的肤色摞摿摡抟,裹褓褙褐可爱的脸蛋。
    她笑起来的样子非常可爱,但并非是那种羞答答的日本美少女型精粼粿粽,菃蒿菄萛而倒像那活气好动的青春韩国妹妹。
    她个子不高,只有145公分左右铵阀闽阂,熙熐熂熉刚发育的幼嫩胸脯,微微突起恸慷慥戗,纲緁纶绸还挺诱人的。
    我的学生,个个都对我这攻读医学院的幽默好老师非常仰慕漏漭浐漷,裶裈裫裳小珍当然也不例外。
    她因为只住离我家两条街外,平时都会和我邻家的小慈一块儿跑来缠着我韶领頖颇,舔舞艋艵问东又问西地,也还会彼此地争风吃醋。
    小慈的家就在我的右后方,她亦是我的学生之一。
    小慈其实长得还比小珍漂亮,大大的眼睛撂摝摛敲,隤隡雃雒瓜子脸之间稍稍透着忧郁。
    她的发育也较为那同校同班的小珍好,年龄虽小侨僯僓僪,境墇墑墔胸部则一点也不小啊!158公分身高的小慈,留着长长的直髮鄪鄮郑鄦,漩漶漯漧美丽白皙皙的美腿,加上那吹弹可破的粉红嫩肤徶慺惨惭,荥潀漅漡长得还有些像是幼年的宫泽理惠。
    我在厅里等着、等着,到了三点多还不见小珍到来褖裮褉褋,緆绻綩绿于是便认定她不来了。
    由于一时之间也想不出该做何事,便乾脆走去把大门给锁好嫩嫞嫛嫟,褐裶裈裫然后放鬆了心绪,坐躺在沙发之中熊熔熄煻,膋腽腿膂做起我的日常运动;打手枪!我拉下了裤子,把手紧套着我的大老二榚榖槄榾,赇赊赫趖然后闭起双目,享受着我手中的猛烈抽送。
    正当我缓缓进入忘我的境况时蓉菬萓蒨,摸摷摍搂突感觉到一种奇异的气氛,眼一睁开,惊见小慈竟傻呆呆地站立在我身前,正以小手掩蔽着小唇边彃彄彆彯,惯憀慁愬直凝视着我。
    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第二话
    突然,只觉身体冷颤了一下奁奫嫨嫠,幛帼幙币这才察觉自己的丑态,慌忙地拉起了裤子牓荦犒犗,漼漉滭澈把拉链给拉好。
    「小…小慈,妳怎地跑来了﹖嗯…大门…不是锁上了吗﹖妳…又是如何…进来的﹖」我口吃吃地尴尬问着。
    这时韶领頖颇,膇腐膀膍艳红着脸蛋的小慈,微微地笑着,然后指了指厨房。
    我这才悟起刚刚竟然大意地未去把厨房那边的后门给关好。
    「我…是来帮小珍传话,今天我们的班上…临时需要排练校庆的活动,所以得留下来。
    我们是刚回来的…小珍说她得回家沖个凉后才会再过来,要我先来通知您一声…」小慈连连说着。
    「对了…阿庆哥哥,您…刚才是在干什么啊﹖」她跟着又细声问道。
    「啊!刚才﹖我…我是…在…在…」我根本就想不出任何的藉口。
    「你…你是在手淫吗﹖其实,我自己也有手淫,就连小珍也有!小珍还让她家养的小狗,舔着自己的小便洞呢!她要我也尝试,但是如此的骯髒,我才不肯,还是像哥哥这样,自己在房里挖慰比较舒服。」
    穿着白色校衣的小慈,竟会如此自然地,连眼也不眨一下地说出。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才不过十二岁的国小女孩竟然敢如此直接地提及这种话题。
    然而,更令我惊诧吐舌的,还是她接下来那连我在做梦都想不到的要求。
    「阿庆哥哥,你…你能让我…再看看那东西吗﹖可…可不可以…让我也…摸一摸看看﹖」小慈脸蛋红得像火山燄巖般的发热,微声问道。
    这小妮子难道骚昏了头﹖竟敢如此地提出这样大胆的要求!我真的不敢想信自己的耳朵。
    「求求你啦!阿庆哥哥,就…就让我…看一看嘛﹖只再看一眼,刚才你的手握蔽着,我没看清楚…」小慈嘟着嘴哀声要求道。
    怎么办呢﹖不让她如愿的话,又怕她待会儿到处去乱讲。
    算了,我终于敌不过诱惑,小贱货自己竟然倒贴,不爽给她看还真对不起自己!「哪!小慈…我可事先声明…可不準跟任何人说起啊!」说着,我便又把裤子给拉了下来,,壮硕巨大的肉棒立即弹跃了出来,让小慈看得目瞪口呆,只瞧见她走近身来,以她一对灵活的眼睛,不停地打量着我的膨胀肉肠。
    「呃!好恶心啊!阿庆哥哥…你这根动西,好像一条大蛇…你看,紫红红的,还会在晃动呢…有点可怕啊!」小慈惊惊地叹说着。
    「哪有什么好怕的﹖来…妳不是说想碰一碰它吗﹖快来啊,妳看它…胀得都快受不了了…」我开始戏言说着。
    小慈这才缓缓地伸过手来,先以手指点了点我的红肿龟头。
    「啊!起先看来有些唬吓人,但现在越看就越觉得它好可爱啊!阿庆哥哥…你看,动它一下还会直颤抖呢!」她先是天真地说道。
    然后竟然一把握着我的整根肉肠,也学着我刚才那样,上上下下地套弄着,猛烈的摇晃了起来。
    「妈的!妳这小骚货,年纪还这么小,就这么浪,将来怎么得了啊!哼,勾起我慾火的可是妳自己呦!」我心中暗骂。
    这个小学生妹不停地玩弄着我的老二,我感觉一股热气从小慈的手掌心一阵阵传来,我受不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力地抓住她,疯狂亲吻着她润嫩的小嘴。
    小慈先是一怔,但跟着立即也紧拥着我,猛然地互相热吻起来。
    我把小慈给抱起坐放在我膝上,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脱去了她上身的校衣,内衣裤也一口气地剥掉。
    我连连地吸允着小慈粉红色的小乳头。
    她那乳头居然早已经硬突突地凸在她那双略大的胸脯上,含摩着那粒粒突起的乳蒂,让我吸啜得好不兴奋!她粉白的身体起初还有少些的抗拒,然而,奶头被舔弄了一阵后,整个人都软化了,并开始缓缓地扭动着她的细腰,挺着身子让我吸吮得个痛快。
    这时,我瞧小慈双眼露白,似乎已经完全进入了佳境。
    我便轻巧地脱下了她的裙子,以及她那还印有皮卡丘的可爱白色小内裤。
    小慈那正发育的下体,已经长有稀疏的嫩柔阴毛…「哗!好美…」我眼突突,禁不住地称讚着。
    「嗯!不要这样一直看着人家那儿嘛…」小慈竟然也会害羞起来。
    我把小慈一放,她整个人就平躺在我那特大的沙发上,并狂妄地用舌头去舔弄戏玩着她的小阴蒂。
    只听得她舒服地微声浪哼出声来,更令得我愈加卖力地吸吮着。
    我就像一只饥饿的大野狼,舔啜着国小女生白嫩的大腿、吸吮着国小女生幼爽的身体。
    小慈柔顺的长髮,分散落着,清秀的五官中此时也带着艳红的柔媚,稍稍沖散了原有的忧郁…
    第三话
    小慈本来显得苍白的脸庞,此时早染上一片潮红。
    她平躺在沙发的中央,头颈微侧,切不期待地等候着壮汉的驾御。
    我也早已经兴奋得慾火焚身,老实不客气地吻上了小女孩的朱唇,舌头也伸了进去胡搅乱搅。
    小慈也不再矜持,并以她的香舌连作回应。
    狂乱而火热的吻接着如雨般落在小慈的耳朵、粉颈、脸颊上狂吻,同时两双手也没闲着,厚实的手掌如火球般烧灼小慈全身。
    我口手并用的同时,眼睛更不忘欣赏着这还不满十二岁的国小女生的赤裸肉体。
    小慈天生体躯丰硕,她久居室内照成的白晰肌肤,简直像个羊脂白玉造成的小美人。
    极有弹性又不失柔嫩的乳房,不大不小,恰可一手盈握。
    她的乳晕略为小巧,樱红色的乳头在白细肌肤的衬托下,有如两朵樱花似的。
    纤细的腰枝,几乎可以让我宽大的手掌合握,而那圆润光滑,又带弹性的臀部,已有了诱人的弧度。
    这时我的唇舌早已盘倨在幼齿小慈的胸前,两朵娇豔的樱花更是我品嚐的目标。
    我的手,甚至已在她的两腿之间撩弄着。
    小慈的润穴周围长了些许的绒毛,我的手指不停的在阴唇上磨擦,只见那儿微微渗出了好多淫水,国小女生的爱液真的好香爽,令得我的手指更加滑溜。
    小慈最敏感的而从未发掘的地带受到如此强烈的刺激,未经人事的她根本就无法招架,急促的娇喘呻吟中,不时夹带蕩人心神的呼叫声。
    「啊…啊!阿庆哥哥…小慈…好…好爽…嗯…嗯嗯…啊…啊哟!」小慈忽然喊叫了一声带着痛楚的呻吟,原来是我粗暴地咬疼了她那柔细的乳头。
    小慈想推开我的脸庞,我却拨开她的手并又咬了起来,这次更粗暴了。
    我咬住了她的嫩乳头之后,便稍微拉起来再放开,连连几次地重複着。
    看到小慈又痛又爽的表情,我内心的兽性也彷彿被激到了极点,不但吸吮得更加用力,手指也加入了搓揉穴口的工作。
    前戏了一番之后,我突然背靠着沙发坐起,双腿大开,左脚放落,右脚曲起,并命令式地吩咐小慈。
    「喂!小慈…来…嘴巴递过来!阿庆哥哥让妳含含大肉棒…来啊…好好吃的啊!」我握起膨胀的大老二,内心却是紧张得要命地期待着。
    那小骚货瞄了我一眼,便蹲下身把头给靠了过来,大口地含着我的肉肠。
    哗!别看她嘴巴小小,竟也能把我那八吋多的大老二给吞没一大半,并在我技巧性的引导之下,巧妙地开始着她首次的口交…起先,她只以一只小手握着我的阴茎,但却无法握满它的粗径,于是便乾脆用一双手齐齐紧紧地握抓着,往嘴里进进出出地吸吮起来。
    有好几次肉肠几乎推送到底,插到了喉咙里去,弄得她连连呕了几呕。
    对于我的巨兽,小慈含在嘴中时更显得它的兇猛,虽然心中有些许地害怕,然而那高昂的慾望却催使她继续吸吮着,且还时不时地探出口来,试探性地轻吻舔拭着我那胀得发紫的大龟头。
    没想到小小年龄的她,不但嘴上的吸吮力莫名地强烈,舌尖竟然也如此地灵巧。
    小慈原本是趴着在地上为我吹萧,但我为了能更充分地玩弄她,便也平躺了在地毯上,命令她跨到我身上,翘起屁股使阴部对向我,然后低下头继续她的吸吮。
    这样一来,我亦能在同一时间撩弄小慈粉嫩的双乳和那小润穴。
    我对小慈双乳的捏弄,从她一伏趴下时就没停过手。
    她高高翘起的屁股,清楚显露出已经润湿滑溜的阴户。
    我强壮的双手,一只握扶着她的细腰,另一只则以食指来穿梭着那充血富弹性的阴唇之间,并还以舌头侵犯她娇嫩的凸立阴蒂。
    小慈那还只长出淡淡绒毛发育中的小穴,怎受得了这等剧烈的刺激。
    她顿时停止了对肉肠的吸吮,神情恍惚地直摇晃头,嘴中浪声绵绵地享受着这突而其来的快感…
    第四话
    在我和小慈正搞得火热之际,一阵外来力道突然把小慈给推倒。
    我诧吓得慌忙侧过头一瞧,惊见小珍就站在身旁,并怒气冲沖地瞪着。
    「啊!你们俩怎可以这样子﹖哼…小慈,我…不是跟妳说过…阿庆哥哥是我的吗﹖」小珍直瞪着正跪靠在我身躯旁的小慈,怒说道。
    小珍似乎又想向小慈近一步兴师问罪,蹲了过来想抓着小慈。
    我眼明手快地反抓住了她的一双手腕,并坐起了身来,跟着将她压倒在地。
    我大字地摊开她的双手,以赤裸的身躯趴在她身上以压製着她。
    我那原本被惊吓得收缩的老二,此时被小珍摇摆不定的身躯直摩擦下,又刺激得再次重振雄风,胀得硬硬地作120度的立挺着。
    小珍也似乎感觉到下体被我那长长的硬物压顶着,挣扎力道也逐渐地缓和了下来。
    那热衷衷的感觉令得她脸红耳赤,只觉得一种不知为何的兴奋感,正侵蚀着她的芳心,令得她只轻轻地晃摇着下体,来加强那被肉肠顶压着的快感。
    「争什么争﹖大家都是朋友,何必在乎你的或是我的!这样的话,阿庆哥哥我可要不高兴了。
    来,大家就一起有福同享吧…不然,我就要处罚妳呦!」我一半温柔地、一半带有威胁的口吻向小珍说道。
    小珍只觉双乳一阵疼爽,我双手一下子便用力地紧握压按着她的一双细乳,跟着便快速地拉起她那贴身的T恤。
    哗!这骚野猫竟然不穿胸罩。
    我于是更以食指和中指的指缝,狠狠地夹住她那早已经凸立起来的粉红色乳头。
    「啊…啊啊…啊啊啊…」小珍刺激得大声浪喊着。
    这小妮子可不比小慈,做什么事都敢作敢为,连呻吟浪叫声也特别地洪响。
    我被她的作风热衷起来,粗大的手指头,顿时兴奋地陷入这国小女生粉嫩的双乳头中,并猛然快速颤动着、抖弄着。
    小珍的泪水霎时盈框。
    此时,少女的悲鸣和眼泪已经无法引起我的怜惜,反而使得我的攻势更具有侵略性。
    「小珍啊!来,乖…学小慈那样,大口的含进去,这样…阿庆哥哥才会爽…可不要输给小慈啊!」我一手轻捏小珍的脸颊、一手握着老二蹲跪在她脸蛋前,对她说道。
    :小珍一听,一言不发,赶紧张大嘴巴,把我的巨龙硬硬含进了三分之二。
    我也握起住她的头,往自己的跨下猛推,这下子我的肉肠便完全进入小珍的口腔内,直到喉底。
    这简直令小珍几乎不能呼吸…我的手紧却愈加按压着,令得她的头根本无法动弹。
    深入喉咙的巨大肉棒此时让她想呕吐,然而不一会儿,她就有点喜欢上这感觉了。
    她开始感受到那巨兽的坚硬和火热,以及它散发出来的猛烈力量。
    我缓和了按压的力道,小珍这才开始在嘴里用柔软的舌头去探索、挑逗着那巨兽。
    当她的舌尖触到阴茎的脉搏时,便立即爱上了这种说不出的感觉。
    而受到了少女温暖口舌的服侍,我也发出了愉悦的低吟,尽情地享受着小珍口里传来的阵阵快感。
    小珍若有所悟地一点就通,我指导她的所有动作都一一办到,天份比小慈还高。
    她继续用口套弄着,而我则慢慢转过了头,吩咐呆在一边发愣的小慈过来,帮帮忙脱光小珍身上唯剩的衣裙。
    当小珍的最后的一道防线,她的小内裤,也被脱下来后,只见那小穴早已被兴奋得爱液氾滥。
    这时我便缓缓转过了身,小心翼翼地不让在小珍嘴中的肉肠脱离她口,然后叫小慈靠过身来,要她翘起屁股对着我,嘴巴则去舔啜小珍的润湿阴唇。
    小慈舔吸着小珍阴部的当儿,我就变态地重重地连打在小慈的屁股。
    轻脆的响声阵阵传出,我的大手掌已在她白晰的臀上,留下了红红的手印。
    小慈有点生气地侧眼向我瞪了一下,但跟着仍然继续舔弄着小珍那洪水直流的穴洞,而且越舔越起劲。
    过了一段时刻,国小女生的口交服务已经不能再满足我了。
    我立即抽出在小珍温暖口中的肉棒,并起身来走到书桌旁,从第三个抽屉里拿了一个保险套子来,剥开包装然后给套在于我肉肠上。
    我走了回来,见小慈和小珍此时已经互相舔吸了起来。
    我静静狡黠地瞧望了一阵后,老二耐不住了,便靠了过去。
    「来,小慈…乖!让我FUCK了小珍这头野猫后…会来好好地侍候妳的。
    嘻嘻…暂时就蹲在一旁观看阿庆哥哥表演吧!」小慈非常听话的靠到一边去,我则立刻用那近八吋长的东方巨龙,开始磨擦着小珍的润穴周围,以及那阴唇的缝隙间,让整根的肉棒都沾上了少女黏滑滑的爱液,弄得它看起来油亮亮的。
    其实,我心里也有些怀疑,到底小珍的娇嫩穴真否能承受我的巨棒﹖平常我这猛男手淫至少也要三十分钟以上,现今虽然真枪实弹,但是没来个二十多分钟,我看也射不出来的…
    第五话
    「哥哥啊!你还不插进去﹖人家好养呦﹖我早…早準备好了…」小珍受不了我那如高尔夫球般大小的巨大龟头,在自己小穴旁游移摩擦,便带着哀求的眼神对我说道。
    我笑着在她的屁股上捏了一把,笑着连声说好。
    我再以巨兽撩弄了小珍无毛的阴部数下之后,龟头已经胀痛,慾火更是窜烧全身。
    我曲膝跪坐于地毯上,让小珍分开的腿架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以肉棒前端的紫红高尔夫球,抵按着她娇嫩的小穴口。
    小珍望着我那一身极为壮硕,因为汗水而更加油亮的肌肉,以及看起来像只野兽的慾火眼神,也不禁开始害怕起来了。
    「阿庆哥哥,你…要温柔一点呦…」小珍微声要求着。
    「哈…妳自己来搞我还说东说西的…我想怎么操,就怎么操!一定得让妳这个小骚货,好好地尝一尝我的勇猛!」我狡黠地笑说道。
    这国小女生听到我粗暴的话,更加地害怕着。
    就在这一刻,我的双手突然从后面一把扳住的小珍的双肩,并猛力拉向自己,同时下身也兇猛的用力往前一撞,勇猛粗大的肉棒已恶狠狠的尽根而入,少女的最后一道防线突被猛烈的攻破,害得她的眼泪一下子氾滥成灾。
    突来的剧烈疼痛,令得她大声哭叫,清秀的脸都疼得有点扭曲着。
    她的一双小手奋力地想推开我,但那纤细的手臂又如何推得开我巨熊般的壮躯呢﹖反观那少女的哭饶和反抗,不但没对我起着任何的同情作用,只徒增加了我的征服慾!温暖而紧绷的少女润穴和肉棒上的鲜血,更让我兽性大发。
    我趴压在她身子上,把腿向后伸直抵住沙发沿,双手在这国小女生身旁一撑,便开始急速而狂暴的抽插;每一下都是加上全身的重量,结结实实地猛烈撞击。
    未经人事的小珍哪受到了如此狂暴的对待,早已泪湿床单,一边推着我的身体、一边哭叫着。
    「呜…呜…阿庆哥哥…啊哟不…不要再插了啊!我的小穴…已裂开了啦!.呜…呜呜…我快痛死了啦!」「少啰嗦!放轻鬆些…要不然我会更用力操死妳哦!」我用嘶吼的声音威胁着小珍。
    积压已久的慾望,让温文的我变成了一只近乎疯狂的野兽。
    我再次跪坐了起来,双手握着小珍纤细的腰枝,在那两腿之间狂插猛干着。
    小珍娇小的身躯也随我疯狂的抽插,而剧烈地晃摇摆动着。
    十二岁小珍的哭叫声更为惊天动地,我慌得连忙把肉棒给抽了出来,急躁地塞进她的嘴里去,以免惊动了邻居们。
    由于阴道的肿痛感,小珍此时更使尽了全力吸吮着我的大肉棒。
    不一会,那疼痛感便缓缓稍减,跟着反觉得一股辣辣的舒爽感,从那红肿的阴道内涌了上心头。
    我从她脸上察觉到这变化,于是便快速地又自她嘴里抽出肉棒来,以龟头撑开小珍的穴唇,然后直插花心里去。
    这次,小珍只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充实感,痛楚已逐渐转为酥爽,彷彿自己的生命已被那雄伟的肉棒所控製。
    由于小珍阴道内的肉壁死命地收缩及吸吮着,我几乎险些射了出来。
    我那粗壮的肉棒,好像刺进了她的灵魂,赐给她生命一样,随着痛苦的消退,下体传来的是阵阵的强烈快感,令她忍不住地发出阵阵的幸福呻吟声。
    此时,我疯狂的兽慾也略为收敛。
    听到她的舒爽呻吟,便明白这即将满十二岁的小女生已能享受性爱的乐趣了。
    我轻轻拍了拍小珍的脸颊,吩咐她呈狗趴式地趴着。
    刚刚被驯服的小女生便连忙听话照做。
    只见她乖乖温顺地用手和膝盖趴在我眼前,期待着我这个主人的驾御。
    我单膝跪在她的后面,紧紧压贴着她的小屁股,又是一阵猛干抽插。
    小珍没多时便吊起了白眼,并全身颤抖着,跟着洩了。
    我的巨兽在那被她滚烫的阴精淋得舒爽不已,抽搐的阴道使我更兴奋地以最猛烈的攻势抽插着,速度且越来越快。
    处于高潮的小珍,早已被剧烈的快感给淹没得有点恍惚。
    我双手突然扳住小珍的肩头猛拉向自己,肉棒奋力地顶向她的最深处。
    随着我的一声嘶吼,胀到了极点的肉棒便将大量温热的黏黏精液,给射出在保险套里。
    经历了将近半小时的摺腾,初试云雨的小女生这下子完全融化了。
    粉嫩的双乳、白晰的屁股、细腻的软腰,都留下了壮汉粗暴的证据。
    只见小珍疲软地面向上平躺在地毯上,闭起了眼,一动也不动了…
    第六话
    在旁观望已久的小慈,一直都没说什么,只睁大双眼瞧着我和小珍的干爱过程。
    她此时虽然赤裸着,但却没有丝毫凉意,浑身只觉得热衷衷地,即有些害怕,却又有点盼望着什么似地,心绪非常矛盾。
    我回过身,闪着大眼,一面看着她、一面走了过去。
    当我正接近小慈时,一阵花香向我扑鼻而来。
    可能是我刚才相干得浑身汗涔涔地,此时小慈的体香味更令她显为垂涎。
    「嘻嘻,小慈…该…妳…了…」我有点狡黠地缓慢说着。
    我用手臂撑起小慈的上半身,温柔地向她吻去。
    然而,小慈却侧过了脸蛋,避开嘴接嘴。
    我有点失望…「小慈,怎么啦﹖没事吧…」我关怀地温柔问着。
    「我…我怕!阿庆哥哥,你…你刚才好可怕啊!就像一只要吃人的野兽一样!我…我…心绪好乱啊!」小慈缓缓说出心中的疑惑。
    我微微小心地抱起了小慈,胸膛紧凑着她的好身材,只感觉到她有点热。
    我将双手循着小慈玲珑有緻的胴体,然后柔和地放置在沙发中,并安抚她。
    「啊哟!小珍是只…野猫,我就得似只狂狮来应付她。
    然而,小慈妳却不同,妳…可是我心中的温顺小公主,我会像王子般疼惜妳啊!」我一边说解着、一边在摸索她的臀部及阴唇。
    小慈因为敏感而轻轻地扭摆起蛇腰来。
    发现小慈有了反应后,我就像个吃糖不厌的小孩,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轻浮地压上了半躺着的小慈的柔乳中,温柔、并如雨般地吻落在她红红的润唇上、粉颈子和香肩上。
    味轻巧的舌尖抵住小慈耳根,弄得她全身发烫,修长的双手紧拥住我的壮臀上。
    小慈湿热的吻,不时在我颈子上打印,而我则持续往下移动着。
    我轻撩起小慈那稀疏的阴毛,她那细白嫩乳,便不自禁地在委眼前颤抖动着。
    乳峰上是两朵红色的桃花,更是高高挺起。
    我吞了吞口水,猴急地就向花儿含去。
    我灵敏的舌尖明显地感觉到乳头和乳蒂的凸粒,并贪玩地向乳头画圆圈、吸吮着。
    小慈的乳房因为我的唾液和汗水,在窗帘间射进来的光芒下闪闪发亮着,更为动人。
    小慈全身不能剋製的颤动,双腿亦不停地在沙发上摆动。
    她胡乱地抚摸着、并按压着我身上的健美肌肉。
    没过一回儿,小慈竟突然地翻起了身来,意外地将我重重推倒于沙发上,用双手握住我那男性象徵,对着它吹气、并用唇瓣轻轻含住,舌尖在顶端来回绕圈子,紧紧地扣住深沟缝的部分。
    原本软化的阴茎此刻又再次地膨胀至极点…「啊!啊!」我性感地轻呼着,手指伸入了她柔软的头髮内搔抓着。
    我让小慈为我口交了十数分钟后,便又再一把抱起她,双目直看着她的正面,朝她微微一笑,便低下头用嘴舌去拨开她那幼苗的青嫩小森林,接着贪梦地亲吻她双腿间的花瓣,并以舌尖摩啜着那爱的按钮。
    「嗯!好…好舒服啊…」小慈因为我的微妙技巧,囋叹着。
    我继续地疯狂吸舔着小慈那已经流得氾滥成灾的润湿阴户。
    我忘怀地又吸、又舔、又舐、又吮,连啜带咬地服务着小慈。
    突然,几根手指向我的脸抹了过来,只觉一滩湿滑的液体沾染于脸上。
    「看…阿庆哥哥,你的脸都舔弄得湿淋淋了,好讨厌啊!」小慈也递过自己的舌尖,舔了舔我的嘴角笑说着。。
    「都是妳惹的祸,还敢嘲笑我﹖」我凝盯着小慈的红脸,反问道。
    「阿庆哥哥,可以…可以放进了吗﹖」她突起微声地问起,并呼出深情的热气。
    「当然,妳想要怎么样都行,婉全听妳的!」我一边说着、一边坐了起来,缓缓地分开她的大腿。
    小慈热切的期盼着,淫水湿遍了她的腿根。
    我温柔地把她细长的腿抬上肩,藉着淫水的滑润,顺势地缓慢推进…我可以感觉得到小慈阴道的紧切收缩,便开始了更深入的前进。
    只见小慈虽然有些疼得咬牙切齿,然而却还是兴奋不己地晃动她的蛇腰,来迎合我。
    「啊…啊…不…不…我不要了啊…嗯…嗯嗯嗯…」她开始有点退缩。
    我已经干得激昂,哪去理她,反而更加奋力地前进、再前进。
    只听粗壮的肉棒「滋滋」地在小慈的阴道肉壁之间,进进出出地抽插着。
    终于,小慈似着魔地,全身晃蕩颤抖了起来。
    「哥哥,求求你!我不要了啊…啊…啊啊啊…」小慈又再哀求着。
    「行了,忍着点儿,再多过一下子就可以了…」我一边在她耳边深情地安慰着、并一边用力再做冲刺。
    小女生的体内,这一下陷入了另一波又一波的强烈高潮。
    滚烫的男性肉肠在自己少女的子宫壁内烧灼着。
    小慈只觉得自己好像要被一股热流由内至外融化了,一涛涛的阴水直洒而出。
    「哦…哦哦…哦哦哦…」我也紧闭着双目,狂暴加速抽动了十数回,闷哼一声,涨大的阴茎涌射出了对小慈的爱。
    我们俩此刻满身都是汗水。
    我不安地瞧望着小慈那娇嫩的小穴,红肿不堪的穴口,正缓缓流出那混合着处女落红和精液的淫秽液体。
    我居然一时奋晕了头,竟忘了再次带上保险套!然而,见到小慈脸蛋流露出疲备却又满足的表情,一切的忧虑都暂时抛弃脑后。
    我深深地吻住一身热汗的小慈,微感觉到她正抽动不已。
    小慈的眼睛虽然紧闭起,嘴角微微的牵动一丝笑意…
    第七话
    大约过了一星期之后,在一个周日,一大早小珍和小慈又跑了来,吵叫我起床。
    我发现小慈面带喜色,欢心地对外说她的月经来了,不必再作多余的担懮了。
    说着、说着,便撩起了裙子,拉下内裤,并显露出她那沾有丝丝血迹的卫生棉。
    我看到那小卫生棉上的鲜红少女血块,心头起了一种安乐感,却也莫名其妙地兴奋了起来,肉肠无故地昂扬勃起。
    我跳起了床,过去把房门给上了锁,拉上了窗帘,然后把小慈和小珍双双给抱上床去。
    虽然我母亲就在厅外,可是我还是疯了头地把这两个国小女生给脱得光溜溜地,并和她俩玩起了性爱游戏。
    这次的心境又和上一回完全不同,虽然是带上了保险套,可以尽情地戳干这两位可爱的幼齿美妹,但却也同时带着恐惧的情绪,一边忙着干插着小慈和小珍、一边又得顾虑着外头的母亲。
    这种气氛虽说辛苦,但却又异常地刺激,更令得我近乎疯狂状态,使的我戳干得愈加猛烈、愈加粗暴。
    不过,我也得常常提高警惕,以手掌来塞住这两个小淫娃的嘴,以免她们的呻吟,越喊越大,惊动了我那在外头看录音带的老母…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97蜜桃色图片_第四色小说_爱色种子神器_免费黄色电影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