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女孩 第十一章

    时间:2018-07-13 安少廷再次来到袁可欣的住处,已是两个星期之后。
      安少廷在新租的公寓里足足休养了两个星期。这两个星期他严格地控制自己的睡眠和生活习惯,并严格尊从医生给他的各种建议,当然也包括吃医生给他开的那两种药。
      他还将安在袁可欣房间里的那台摄像机拆下来安到自己的屋子里,用来观察他半夜里的睡觉的情形——两个星期下来,他没有观察到任何他梦游的蹤迹。每天夜里他会经常起来上厕所,都是由于他睡觉前喝了大量的水的缘故。
      经过这些休养和调整,他对自己的信心越来越大,心里也越来越急切地想再见到他梦中的女孩——袁可欣。他一直强力克制自己,就是希望自己的病彻底好了之后,他能和他的梦中女孩重新开始一段崭新的关係——那种仍然是主奴关係,但不再牵涉到暴虐和性虐待,而是一种融洽的、两厢情愿的男欢女爱。
      现在看来这最关键的一步——治疗梦游症已经收到了效果。剩下的,就是来找袁可欣进行他下一步的「改造」计划——利用他现在仍然被袁可欣当成具有绝对权威的『主人』的身份,从精神和感情上改变袁可欣对他极度恐惧的性奴的心理角色,让她不再只是因为对他畏惧而服从他,而是真正地爱他、感激他将她从恶梦般的被暴虐的深渊中解脱出来,从而心甘情愿地对他以身相许。
      他对袁可欣造成的心灵伤害,只能由他本人来抚平——这就叫解铃还需繫铃人。
      他想尽力压下自己激动的心情,但却控制不着体内的热流翻腾。他刚刚一看见袁可欣下班后回来,心脏就因为紧张和激动而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他知道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让他担的了,但内心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紧张情绪在这一刻却让他很难平静下来。
      他连做了几遍深呼吸,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他不希望自己再犯下任何错误。
      他屏住了呼吸,轻轻敲了敲房门。里面似乎传来一阵混乱的声音——袁可欣一定没有想到他会在她刚刚下班的时候来找她。
      门开了,袁可欣一眼见到安少廷,立刻露出了一种好像是惊喜交加的神情,让安少廷心里非常舒服。他知道她的这种神情多半是因为对他的恐惧而故意表现出来的,但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袁可欣脸上的那种惊喜的样子实在是让安少廷看了高兴。
      袁可欣迅速在他身后关上房门,再转到他的身前,快速脱掉外衣,只穿着胸罩和三角裤扑倒在他脚前,对他颤抖地说道:
      「奴儿欢迎主人光临。」
      一切都还没有变——但安少廷的心里的感受却大不一样了:他不再像第一次那样,惊喜之中还有许多担和害怕;也不再像后来两次那样,对她充满误解和鄙夷。现在看到对他依顺的袁可欣,他心里更多的是怜悯、喜悦和发自内心的满足。
      他用温柔和蔼的语气对地上的袁可欣说道:
      「你起来吧。」「谢谢主人。」
      袁可欣低着头,身子有些颤微微地发抖。
      安少廷看着半裸的袁可欣,心中的激情开始膨胀,恨不得立刻就将她紧搂进怀里好好抚慰一番。但他也知道这事还急不得,不能让她感觉到他变得太快太多。最主要的是他还希望能继续保持他们之间的主奴关係。
      他靠进袁可欣的身子,她的幽幽的体香让他心蕩漾,热血急涌。他强压住体内的骚动,两手轻轻握住女孩的双臂,又将她两边的头髮往后缕了缕,双手顺势扶在她的肩头,温柔地对她说道:
      「奴儿,我以后就叫你梦奴,好不好?」「啊……奴儿随主人称呼。」
      对安少廷表现出来的温柔,袁可欣显然有些惊讶。安少廷继续说道:
      「梦奴,你是否听我的话?」「是的,主人。」「那好,那你亲亲我的嘴。」「啊……是,主人。」
      袁可欣好像更加惊讶了。她大约还从来没有接受过这么温柔的命令,已经习惯于梦游中的安少廷喜怒无常的暴虐打骂,她似乎很不适应安少廷现在的语气。她依然紧垂着眼,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慢慢地将自己的嘴唇靠上凑过来的安少廷的嘴,做出相当生硬的触碰式接吻。
      这对安少廷来说还是第一次和异性相吻,他紧张得不敢呼吸,好像心跳都已经停止。
      他们的两对双唇紧靠在一起有了好一会,安少廷才慢慢稳过气来,开始稍稍地用力将嘴压在她的颤微微的嘴上,渐渐开始体会和异性接吻的美妙的滋味。
      那一瞬间安少廷清晰地体会到自己心里对袁可欣的那种无限的柔情和爱恋,内心深处对她的情感自然地止不住地往上涌,让他情不自禁地用手按住袁可欣脑袋后面,将她的双唇紧按在自己嘴上,用劲在她的唇上热吻住不放。
      安少廷心里简直就觉得袁可欣的可爱的双唇他这一辈子都吻不够,真想就这么一直吻下去。但他最后还是放开了她,他们两人都同时扭开头大声地喘息。
      他很凑进地仔细欣赏着袁可欣被憋得泛起了红晕的双颊,心中充满了无穷的爱意。他内心真的被感动了:为袁可欣的美丽,也为他们充满曲折的爱情历程。他心里盘算,如果能将袁可欣受到的巨大的心灵创伤治癒好,将真正的欢乐和幸福带给她,他就是付出再大的代价他也是心甘情愿。
      袁可欣惴惴不安地说道:
      「奴儿做的不好,请主人惩罚。」
      看着她担惊受怕的可爱的样子,安少廷从心里笑了起来。他将她拉到床边,对她温柔地说:
      「梦奴,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随意地惩罚你。好不好?」「啊……奴儿做得不好,请主人惩罚奴儿。」
      看着袁可欣惊慌失措的样子,安少廷知道,她被长期调教出来的思维定势不可能一下就被打破。他也不跟她争论,只是很宽容地笑了笑,自己坐到床上,将她拉下来侧坐到他的大腿上,一手搂住她的腰,一边在她的脸上和脖子上亲吻。
      「梦奴,我知道你曾受惯了我的惩罚,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用暴力惩罚你,而是真心地对你好,你说好不好?」「啊……主人惩罚奴儿是应该的,奴儿经常让主人不高兴,奴儿……应该受到惩罚。」「唉……现在我很高兴,自然不会惩罚你。你还不谢谢我?」「啊……谢谢主人。奴儿……」
      袁可欣脸上的神情似乎很複杂,说不出是惊喜还是怀疑还是迷茫。
      安少廷知道要让她真的相信自己不会再暴虐她,至少还要有一段时间。他并不急于让她马上就「清醒」过来,还是先利用自己现在是『主人』的无上身份,先和她好好云雨一番,也好解除他那聚了两个星期也没有发洩的情慾。
      他用手解开她背后的胸罩,让她上身完全裸露出来,美丽的乳房在他眼前抖动。他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在她的两个乳房上来回捏摸,充份地享受着这完全属于自己的肉体。
      「梦奴,我既然是你的主人,你就要将你的身子完全地让我享受。你知道吗?」「是的,主人……嗷……」
      袁可欣在他的刺激下身体开始反应,让安少廷分外兴奋。他将她从他的大腿上放下,一件件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再将袁可欣身上最后一件内裤拉下来,并将她赤裸的身子紧紧地搂在怀里,慢慢体会着袁可欣赤裸的身子在他全身摩擦的异样感受。
      「梦奴,好好吻吻我。你可要用点激情噢。」「……是的,主人。」
      袁可欣似乎犹豫了一下,大概不知道怎么才叫用激情去吻,有些慌乱地将嘴唇压迫在安少廷的嘴上。她微张的嘴里呼出一股热流,让安少廷激动不已。他不顾一切地迎合着她的嘴,开始狂吻那醉人的双唇,同时拥着她的身子倒在床上,将她压在身下,两个手开始在她的乳房搓揉。
      安少廷身子慢慢往下滑,嘴唇从袁可欣的嘴吻过她的下巴、颈部、胸口,再平移到她的乳房、乳尖,张大的嘴含入她的乳部,像是吸奶一样在上面贪婪地吸裹,再温柔地用舌尖逗弄她的乳头。
      安少廷越来越兴奋,轮流在袁可欣的两个乳房上舔吸,然后再从她胸口的中央紧贴着她的光滑的皮肤往下吻,吻过她的肚脐,再经过她的腹部,吻进了她阴毛的丛林。
      安少廷两手撑开袁可欣的大腿,将她的阴私部位打开来,伸长了舌头吻进了她的私地——这还是他第一次用舌头舔一个女人的阴部,他舌尖舔到一片柔软湿润嫩肉,心中的激动无以言表。
      安少廷用手将袁可欣的阴唇扒得更开更大,将舌头更深地插入到她的禁地,在里面不断搅动舔弄,贪婪地探索那美妙的禁地。
      安少廷满意地抬起头,看着她红润的阴户里的嫩肉在一紧一缩地抖动着,忍不住又用舌头舔了几下。
      然后他爬起身,跪在袁可欣的大腿之间,用手快速地搓动了几下自己的肉棒,将它刺激到最硬,然后慢慢抵住她的花芯口,正準备往里面进攻。
      他这时抬起了头,惊讶地看到袁可欣两眼的泪水正从她两边的眼角一串串地滚落。他茫然不知她到底是为何在流泪,是兴奋的?感动的?还是屈辱的?他愣了好一会,摩擦在她阴户口的肉棒没敢立刻向前捅入,讪讪地问道:
      「梦奴,你怎么了?」「……奴儿……不好,主人不惩罚奴儿……吗?」
      看着袁可欣又提出惩罚的可怜的样子,安少廷心里觉得她真是又可爱又可怜又有点可气。他发现他现在简直无法和她做正常的交流,她动不动就要傻傻地提到惩罚之类的事,总以为他会随时虐待她。
      他心软下来,对她温柔地说道:
      「你别哭了。我不会惩罚你的。」「……主人……」
      袁可欣呜咽着,却反而哭得更凶了。
      安少廷感到很有些内疚,但是底下的肉棒象上了膛的子弹正待发射,现在怎能不插入就缴枪?他再问道:
      「梦奴,我可要进去了噢?」「是……主人……奴儿不好……请主人……」
      安少廷没再等她把话说完,一挺腰部,将肉棒深插入袁可欣的体内,两手趴到她胸前搂住她的双肩,嘴巴对着她的微张的嘴慢慢压下。
      袁可欣乖乖地两手搂住安少廷的脖子,顺从地张开了双唇,让他的舌头伸进嘴里搅动。
      安少廷的肉棒一进入温暖的阴道,立刻膨胀到极点,说不出的舒服的感觉从下体传来,让他全身都沐浴在一种暖洋洋的热潮之中。他开始一下一下地在袁可欣身上抽插起来。身子紧紧贴在她身上,嘴压住嘴,胸贴着胸,那种极其美妙的刺激让他彻底忘记了一切。
      嗷!
      他不禁从心底深处发出欢娱的呻吟。
      他减低了抽插的速度,慢慢地蠕动着身子,仔细体会在他心爱的女孩身上的每一下抽动和摩擦,同时在她的火热的嘴里不住地搅动舌头,感受那异性口腔里的津液的奇妙滋味。
      快感渐渐加强,他的下体越来越膨胀,热血在全身澎湃。他不自主地加快了节奏,嘴唇在袁可欣的脸上和脖子上乱吻,两手紧紧搂住她的颈部,下体的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快。
      嗷!嗷!嗷!嗷!
      他的高潮很快就来了,整个下体都在用劲,就像是要用尽全身的力气,在袁可欣身体里追求那令人神魂颠倒的迷人的极乐感觉。
      嗷!!!!!!!!!!!
      他彻底地放开自己,将大量的精液射进袁可欣的身体深处,达到了他有生以来最强烈的高潮。
      很久很久,他一动不动地趴在袁可欣的身上,慢慢等待那销魂的快感逐渐冷却。
      啊!这才叫真正的性爱!
      安少廷在心里一遍一遍地体验这令人回味无穷的性的高潮,想到自己现在能永远拥有这个美丽迷人的袁可欣,可以想怎么尽兴地玩就怎么尽兴地玩,内心的激动根本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真是太幸运了——这一切居然还得感谢他那可怕的梦游症,这也实在是荒谬到顶了。
      安少廷抬起身,发现袁可欣依然在默默地抽嘘着,眼泪似乎已经干沽,但眼中的忧郁和迷茫还没有散去。他知道要让袁可欣也能和他一样去轻鬆愉快地体会两性交媾的乐趣,可能还要有一段时间,至少她得先要体会并感激他的善意,不再惧怕他,然后她才能真正地放鬆下来,真心接受他的抚慰。
      「梦奴,怎么样?喜欢我们这样玩吗?」「啊……是……主人。奴儿……只要主人高兴,奴儿就……」
      安少廷能感觉到她话中的言不由衷,但还是相当高兴。他从她身上爬下来,看到她正抬起身準备给他作善后清洁,一把将她按倒在床上。他虽然也很喜欢她的服务,但他準备现在要慢慢将袁可欣的自尊培养回来。他相信她以后必定会诚心诚愿地为他做这些,而不是只是出于对他的暴虐的恐惧。也只有那样,他才会得到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满足。
      这么温顺的情人,真叫安少廷心花怒放。他真是无法想像自己最开始时是如何在梦中将袁可欣驯服的,那个时候必定充满了暴力和血腥。他也许会在袁可欣心理调整好了之后慢慢悄悄地套问她那时的一些细节,但那段历史的全部过程只能永远是一个迷了。
      他将衣服一件件穿起来,对依然躺在床上的袁可欣说道:
      「梦奴,跟我一起出去吃点东西去吧。」「啊?……是。主人……谢谢主人。」
      安少廷观察到她在听到他要带她出去吃饭时,眼光突然地散发出一种光芒,像是惊喜又像是不敢相信,似乎还有许多害怕和恐惧。
      她没敢犹豫,立刻开始将三角裤和胸罩从地上捡起来,怯生生地看着安少廷,似乎仍然不相信安少廷这么和蔼地请她出去吃饭会有什么善意,见到安少廷鼓励的眼光后,才一件件慢慢穿到身上。
      袁可欣打开衣柜,有些茫然地翻捡着她的衣服,犹豫了好一会不知要穿什么,最后还是转向安少廷,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奴儿穿……主人要奴儿穿什么衣服?」
      安少廷听了她的问话,心里有种非常甜蜜的感觉,这就好像是一个妻子在出门前问丈夫穿什么衣服似的,让他虚荣的心很感满足。
      「啊,你……你就随便……呃,这件吧。这件黄的。」
      安少廷当然根本不在乎她穿什么衣服,他觉得袁可欣穿什么衣服都会非常漂亮。他对女孩该穿什么从来没有想过,这种问题对他这个从未有过女朋友的人来说也实在难回答。但是当他看见那件她第一次在『丰华』超市遇到他并为他口交时穿的黄色连衣裙时,他马上指示她穿这件他非常熟悉的裙子,说完后他还能体会到那种展示自己权威性的地位的满足感。
      女孩依言将连衣裙从头上套到身上,将衣服扣子仔细地一个一个扣好。安少廷见到她穿好衣服后的样子,立刻回忆起那次在超市的第一次奇遇,心里又开始激动起来。
      那次奇遇可以说是他们两人的关係的转折点。今天,他再带她出去吃饭,可以说是他们关係的另一个转折,正好再穿上这件具有纪念意义的衣服,实在是最合适不过了。
      袁可欣挑出白色的丝袜,一只一只地套到她美丽的腿上。又找出了跟衣服相配的橘黄色的高跟鞋。
      安少廷盯着穿好衣服的袁可欣,心里真是感慨万分。就在几个星期前,他哪里能够料到自己竟能如此拥有这么一个美丽的女人。那时可是连想都不敢乱想。他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袁可欣解开她裙子上面的两个扣子,仅她露出来的一点胸部已让他立刻就神魂颠倒。而现在,他已经能在脑海里相当精确地勾画出这个裙子下面的迷人的躯体的每一个部位。
      在他们出门之前,安少廷叫住袁可欣,对她温和地说道:
      「呃梦奴,以后我们在外面我就叫你可欣,你呢,就叫我少廷,不要当人面叫奴儿主人的,让人听见了不好。记住了吗?」
      袁可欣抬头茫然地看了看他,然后又低下头去,答应道:
      「是的。主人。」
      安少廷知道袁可欣还无法完全相信他对她说的不再对她粗暴的诚意,所以很有必要带她到公开场合,让她在一些具有安全感的地方和他相处。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慢慢忘却他的暴虐的一面。
      安少廷将袁可欣领到街上,让她像个恋人那样挽住他的胳膊,心中的快意真是难以形容,心里竟又暗自哼起小曲:
      『可爱的梦奴你吻过来,吻过来,吻过来,我们的做爱很精彩,请你不要假装不要我爱……
      我左吻右吻上吻下吻,原来我的梦奴可不简单,我想了又想猜了又猜,梦奴你的心思还真奇怪……』
      他先带她到了一个相当高级的餐馆吃饭。看着她手足无措的慌乱紧张的样子,他心里反而很是得意。然后他又将她带到电影院,也不管她愿不愿意,就买了票将她搂进去看电影。
      在电影院里他只是一直将她的肩头搂住,规规矩矩地没有对她动手动脚。就像一对初恋的恋人那样,他有意无意地保持着那一分矜持和羞涩。
      过足了恋人的隐之后,他在回去的路上又顺路将她带到『元元』元宵店。在这个对他们俩有着非常意义的地方吃元宵,让他心里非常激动和兴奋。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一个晚上袁可欣都没有怎么说话。不仅没有主动说任何话,对安少廷的一些像「吃饱了吗」「电影好看吗」之类的问题也都是极简单的应付,而且总是在她低声的回答里带上『主人』的称呼,让他反而尴尬异常。幸好每次她说话时附近都没有人,否则安少廷真不知道该怎么好了。
      安少廷真想陪伴她在街上一直这么逛。但袁可欣越来越显得有些急躁和焦虑,让他觉得这第一天最好不要太过火,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
      他们回到了袁可欣的房门前,安少廷让她的手从自己的胳膊上移开好去开门。这时,他发现袁可欣的脸上显出了特别不安和焦虑的神情。袁可欣用几乎是发抖的手打开了房门,转过身来,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安少廷,眼角似乎含着泪水,嘴唇哆嗦着却说不出话来。
      安少廷心里明白,她一定是为他今晚的绅士的举止特别感动,她肯定没有想到曾经那么暴虐的『主人』也会有非常温柔的一面,她也必定在奇怪他为何会突然开始如此体贴地善待她。
      他潇洒地冲着她笑了笑,对她说:
      「梦奴,今晚我过得很愉快,以后我还会常常和你这样逛街,你说好不好?」「……啊……什么?」
      看着袁可欣失魂落魄的样子,安少廷又对她说道:
      「我说我今晚过得很愉快,你是不是也很喜欢我们这样?」「啊……是……是……只要主人……」
      袁可欣眼里流露出明显的恐惧的眼神,让安少廷感到很难理解。但他猛然就明白了为何她现在会突然恐惧起来:他每次最暴虐地对待她的时候,都是在深夜的梦游之中。所以当现在正在临近夜里时,她看见他就会在心里不自觉地产生了巨大的恐惧——她虽然不知道他梦游的事,但也一定已经感觉到他在平时和在夜里的不同表现的巨大的反差。
      他用非常温柔但却很认真的口气对她说道:
      「我就不进去了。晚上你睡个好觉吧。半夜我不会再来打搅你了,你放心吧。我以后半夜都不会来打搅你了。」
      袁可欣泪眼朦胧地盯着他,似乎无法相信他的话,用因恐惧而颤抖的声音对他结结巴巴地问道:
      「主人……不要……要奴儿……了?」「什么?啊!我怎么会不要你呢?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和你在一起过得很开心,还会常来找你,只是不会在深更半夜来打搅你。你当然永远会是我的好奴儿。今天不早了,你就好好休息吧。」
      袁可欣的泪水止不住地落了下来,眼里流露出可怜、茫然、和恐惧的眼神,让安少廷鼻子也有些发酸。他知道她心里必定正在为他今晚的举止而感动,但也一定不能完全相信她自己的恶梦般的悲惨生活已经结束,看来,只有时间才能让她完全理解他对她的善意。
      安少廷再深情地看了她一眼,毅然转身离去。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97蜜桃色图片_第四色小说_爱色种子神器_免费黄色电影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