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妇的哀羞 第二十三章

    时间:2018-07-11 「各位!各位!请让开一下好吗?」沈总排开围观的人走进来。
      「你……快来带我进去……求求你……」
      被人围观、还被四只手吃豆腐的小依看到沈总,竟像看到救星似的哭起来,一双凄楚的大眼充满期盼,几缕散落的髮丝垂在她俏丽的脸颊旁,看得一群男人忍不住又歎了一口气。
      「小沈!这个漂亮的妹妹是你带来的吗?怎么把人家弄成这样?」
      「是啊……到底是谁啊?是不是花钱弄来的妓女?不然怎么敢这么大胆?」
      「如果是妓女,等一下我也要……」
      ……
      周围男人们乱哄哄的声音吵成一团!
      「不!我不是妓女……你们不要乱说!」小依再也受不了他们一言一语的说她是妓女,委屈的流着泪大喊出来,现场听到她的声音静了下来。
      沈总这时才清清喉咙道:「对不起!吵到大家了,是这个样子,这个女人是我以前的部属,别看她长的美美的很清纯的样子,其实她性慾很强,我们公司很多男人都和她……」
      「你……胡说什么!……」小依听到沈总对她的描述,差点羞愤得晕过去,沈总却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同时偷偷的晃一晃手中的行动电话,意思当然在警告她必需遵从,否则玉彬就会惨遭不幸。
      「你……」小依眼中充满不甘和羞辱,却只能默默的垂下头。
      「我们公司很多男人都和她有过一腿!是不是啊?」他残酷的问小依。
      「嗯……」小依头没抬起来,只是颓然的点了一下,泪水已经染湿一小块地毯。
      「真的啊……你们公司的男人真幸福……」
      「没想到这么正的美媚……竟然是个花癡……」
      ……
      男人们一下子又艳羡的鼓噪起来。
      「后来她结婚了……」沈总拉高音量继续说。
      「结婚了?」
      「有了丈夫……还这么大胆?」
      ……
      这群男人当场听得心脏加速、瞠目结舌!
      「听我说下去!」沈总叫他们安静,然后继续说:「她虽然结婚了,可是她丈夫是个可怜的无能,所以她忍不住常来找我。」
      此时伏在地上的小依已经激动的发抖,十根纤指紧紧的揪住地毯,她很想大声的反驳沈总,但是为了玉彬她根本无法为自己辩解。
      「后来我介绍朱委员给她认识,她被朱委员上过一次后,就再也离不开他老人家的大肉棒。今天是朱委员的生日,她竟然把自己弄成礼品的样子送上门,我们刚好还在吃饭,就叫她先跪在这里等!」
      沈总说完一连串让小依无地自容的谎话,还拉起她的头发问她是不是。小依泪流满面,努力的从嘴里迸出一个「是」字,现场登时响起一片惋惜和兴奋叠起的声音。
      「站起来给大家看!你把自己身体包装成怎样来送给朱委员!」沈总拉着她的臂膀要她站起身。
      「不……」小依一脸恐惧的望着沈总,声音几乎是在呻吟。
      「你还有选择余地吗?」沈总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我……」她感到脑袋一片空白,呆呆的被沈总拉起来。
      「哇……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
      「真是够淫贱……我那根快受不了了……」
      「她老公还真是可怜啊……」
      ……
      男人们目光被那副赤条条的美丽胴体给吸住后就再也离不开了,每个人都张大嘴快无法喘气的样子!两只缎带小蝴蝶停在耸翘的乳尖,纤细的柳腹上竟也有四只!
      「那她肛门上的那一只……也是……」刚才发现她肛门上也有一只蝴蝶结的男人口乾舌燥的问道。
      「都是她自己弄上去的!你们看!她连自己的耻毛都剃得乾乾净净,準备让朱委员干呢!」沈总在大家的歎息中拨开最下面的蝴蝶结,让他门看到小依光秃秃的三角丘。
      「啊……」小依这才发觉她赤裸裸的站在那里被人看,惊羞之下紧紧的夹住大腿护着胸口。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朱委员今天準备在外面操这个自己送上门的礼物给大家看!」沈总突然大声的宣布,现场轰然响起一阵兴奋的鼓噪!
      「什……什么?不行……」小依的心像被铁锤重击!
      「你最好听话一点!敢再回嘴一次我就让你老公变太监!」沈总小声但冷酷的在她耳边说,小依被他残忍的声音震慑,她相信这些人一定作得出这种事!
      「你高不高兴!有这么多人在看,作起来是不是会更兴奋啊?有没有开始湿了呢?要回答……不然朱委员的肉棒不给你哦!」沈总故意大声得问她。
      「会……更兴奋……已经……湿……湿了……」小依声音发抖得利害,大家只顾贪婪的视奸她的身体,没人看到她在落泪。
      「你好面熟……」这时最晚出来走廊的那间房的人挤到前面来,一个人突然疑惑的凑近看她,小依自然的略抬起脸回看了一眼!
      「不!」就在四目相接的剎那,她的血液迅速的凝结、脸色由白转青!
      原来那间招待所是玉彬老闆的,当晚玉彬公司许多同事刚好在此聚餐,说话的那个人正是玉彬的直属主管,姓王,是个经理。
      「我……不是!你认错了……我不认识你们……」她慌乱的低下头,沈总怀疑的看看两个人,然后紧盯着头低到无法再低的小依,小依一颗心扑通扑通的乱撞,脸颊火辣辣的又红又烫、手脚却是冰冷。
      「如果被玉彬同事认出来,那他以后要怎么在公司立足呢?……不……我绝不能让他们认出我……」此刻她心中已乱成一团!
      「你……认识她吗?」沈总语气怀疑的问王!
      「有点面熟……很像我一个同事的老婆。不过应该不是啦!怎么可能会这样呢……」
      小依悬在半空的心稍微放下了一点,但沈总从小依的神色看,已知道他没认错人。
      「抬起脸来!」他抓着小依的下巴强迫她仰高脸蛋。
      「不……」小依害怕的闭上眼睛,两条腿好像没力气站稳了。
      「你再看仔细一点,你的那个同事是不是叫什么玉彬来的……」沈总追问着王经理!
      「是……是……」王的语气变得结巴起来。
      「你……你们快来看……这是不是……玉彬的妻子……」王经理激动的叫其他同事过来。
      「不……我不是玉彬的妻子!你们真的认错了!」
      但其他人一下子都围了过来!
      「嫂子!你怎么会这样?玉彬请了长假,你竟然在这里……作这么不要脸的事……」小陈、小李和王大志和玉彬是同部门的同事,见过小依好几次,当然不会认不出这个美人。
      「我……」小依剎那间只感到天旋地转,在这些熟人面前想隐藏身份根本办不到!
      「怎么回事啊?」这时玉彬公司的大老闆何董也挤过来了,满嘴酒气的劈头就问。
      「何……何董!这个女的,是我部门那个黄玉彬的妻子。」王经理喘着气向他老闆报告!
      「真的!……他老婆这么大胆……真可怜!黄玉彬是个不错的人才……没想到……」何董一听也不敢置信,不过停了一下又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不过他老婆还真是个美人呢!上次婚礼见过一次我就忘不了!这次没想到在这里看到全裸的……」说着还伸出手想去碰小依的脸。
      「不!……不是这样……」小依想从沈总的控制下逃开,但四周都被男人挤得水洩不通,根本也没地方能去!
      「何董!请自重一下!」沈总从后面搂住挣扭的小依,四周男人马上投以嫉妒和不以为然的眼光,每个人心中想的都是「你凭什么抱住这样的美女」。
      沈总似乎对他们的嫉妒感到很得意,神色洋洋的道:「她今天晚上是属于我们朱委员的!我想你们最好别碰她,改天我再让她亲自到你们公司去,为她老公打好人际关係……」沈总把小依说得像出来卖的女人似的!
      「真的吗?」何董收回抚摸小依的手指难掩兴奋的回问。
      「当然真的!而且她本身也有生理上的需要嘛!是不是啊?宝贝!」沈总边说边用脸磨擦小依的粉颈,让旁边的男人们眼睛都快喷出火来!
      「你……你们……说什么……」小依无助而虚脱的呻吟。
      「快点!你知道应该怎么说的!」沈总又在她耳边警告她。
      「是……我有需要……」小依只好照着他的话说。
      「没想到……玉彬竟然娶到这样的女人……」
      「我以前还羡慕得要死!他老婆是个大美人……没想到……自己把身体弄成这样来送人……」
      ……
      小陈他们一言一语的感歎着,但是神色却兴奋无比。
      「不过今天也不会令大家失望,我们欢迎今晚的新郎--朱委员出场,由他来好好地整治这个浪蹄子、不安于室的淫乱少妇给大家欣赏……」沈总大声的宣布。
      小依几乎要软下去,那种羞辱就像一条蛇般紧紧的缠住她的身体和灵魂,逼她一步一步往淫乱的深渊踏进。在沈总的指挥下,挤了许多人的走廊让出一条通道,走廊的另一头,朱委员全身上下脱得只剩内裤和袜子坐在搬出来的沙发上,肥肥白白的肉让人看了很不舒服。
      「我们今晚的新娘为了表示她奉献的诚意,将边自慰边爬过去向我们的新郎求爱。」沈总放提高音量大声的说道。
      「不……我……」小依真想晕过去不省人事,但是沈总已顶弯她的膝盖扶她爬下去,而且用冷酷的眼神看着她,小依含着泪又不敢让它滚下来,只好低着头像狗一样爬在地上!
      「好淫贱……她怎么可以这样!有老公了还和这种老家伙玩这么不要脸的游戏!」
      「是啊!还以新郎新娘相称呢?听了真肉麻」
      ……
      小陈和小李轻蔑的交谈着。其实他们心中嫉妒的醋火正在燃烧,想到同事美丽的妻子竟然不是让自己享用,而是要让这只又老又丑的癞蛤蟆先吃,就忍不住说了几句。
      沈总拿掉了那个针包,不过手上却多了一只透明的塑胶阴茎!「大家看!这也是她自己带来的,她要用这个东西自慰!」语毕还把塑胶阴茎放到嘴里含得湿漉漉的再拿出来。
      「自己插进去你下面淌水的骚屄吧!」沈总把那根用他口水滋润过的假阴茎送到小依眼前。
      「眼不见为净吧……让它早点过去……」小依只想让这些事快点结束,因此忍着羞耻,玉手发抖的接过它。
      「她真的拿了耶!莫非真得要自己插进洞里面?」
      「那上面还有那个男人的口水……天啊……我要是玉彬一定无法忍受……」
      「要是我家那个丑老婆,管她被怎样我也不会在意!可是长这么美的妻子要是被别的男人碰一下,我都可能会拚命……」
      ……
      王经理和小陈那伙同事又忍不住你一言我一语。小依早已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她只想赶快作完一切逃离这里。
      只见她迟疑的把假阴茎从胯下穿过伸到私处,龟头找到的耻缝的入口想插进去,但是爬着的姿势手长度并不够,无法调整可插入的角度,无奈之下只好把假阴茎立在地上握着,然后蹲起来像大便样慢慢坐下去。
      「嗯……ㄛ……」上面都是一轮一轮波浪的塑胶棒慢慢的没入粉红的小肉洞中,小依感到阴道再度被充实了,尤其积血的小肉豆几乎要烧起来的感觉。还好那根假阳具作得并不是很粗,属于细长形的,因此还稍微能够忍受,只是围观的一群男人看得猛吞口水,心跳都快达到一分钟三百下的极速了!
      「插好后就爬过去吧!」沈总再把小依推成狗爬的姿势!两根撑住身子的纤白胳臂微微在发抖,修长的大腿、匀直的小腿还有秀气的足趾,现在正像狗一样屈跪在地上,开始从两边男人让出的窄小通道一扭一扭的朝朱委员爬去。
      「哇……真正点!」
      「我也好想上……花多少钱我都愿意……」
      「太太!等一下和朱委员办完事后……如果还想要的话来找我吧!我很不错的……」
      「不……找我比较好!我这边还有黑人朋友,一起上会更爽……」
      ……
      沿途两边的男人,都拥到前面蹲在她身边向她推销自己,好像她真的是沈总所说慾求不满的女人。
      而已经爬过的地方后面也挤了一堆人,或蹲或乾脆趴在地上看她边爬边扭的小屁股,停在菊花丘上的小蝴蝶摇来摇去的,更加勾引着男人的慾火。
      和玉彬同部门的小陈、小李和王大志还是挤到最前面看她屁股的三个!
      「小陈!你真可恶……亏你和玉彬还是好哥们,现在竟然这样看他老婆,她连骚屄都让你看光了!」
      「你们还不是一样,你们就没在看吗?!」
      「我不但想看……还想上上看!朋友妻……嘿嘿……欺起来更刺激……」
      「你好坏……不过我也一样……看到她那没有毛的地方,真她妈的性感和淫乱……玉彬娶到这么美的老婆,真不知道是幸福还是倒楣!要是我家的那个黄脸婆,我是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
      「我好羡慕现在插在她小穴的塑胶棒,要是我的老二该有多好……」
      ……
      他们就这样边视奸边讨论同事的妻子!
      小依只觉的耳边轰轰的响着,他们说些什么已不重要了,眼前的视线模模糊糊,只看到朱委员摇摇晃晃的影像愈来愈近。
      「怎么开关不打开呢?」小依刚好从玉彬的主管王经理前经过时,被他发现插在屁股上的那根假阴茎尾端有一个开关,他竟顺手去切开,透明的假阴茎立即像虫一样扭动起来!
      「动…… 动起来了……」
      「好精彩!……我快受不了了……」
      ……
      男人们再度发出兴奋的鼓噪!
      「呀……啊……」小依这会更苦了,只见她边呻吟边吃力的夹紧腿根爬行。
      「屁股要夹紧!不然会掉出来。」又有男人在旁提醒她。
      「嗯……」小依发抖的回应一声,蠕动的假阴茎使得被线繫住的肉豆间接被刺激,产生难以言喻的麻痒,雪白光滑的身躯已布满汗光!
      「流好多水下来……」
      「是……是啊……这是淫水还是在尿尿……」
      ……
      就这样在男人的羞辱和视奸下,终于歪七扭八的爬到朱委员面前。
      「嘿嘿……小相好你来啦!先帮我脱袜子吧!」朱委员把他那只短短的腿伸出去,小依慢慢的跪起来,让朱委员把脚ㄚ放在她大腿上,然后纤指从他的脚踝拉下袜子,一股男性的脚臭味袭来,朱委员的脚底和一般男人一样都是粗皮、脚趾圆圆短短的活像五粒肉球,看起来十分丑陋!
      「还有一只。」他兴奋的伸出另一腿,小依泪珠又在眼里打转,就是玉彬她也没这样服侍过,现在竟然要这样帮这只蟾蜍服务,忍羞脱完两边袜子后,朱委员竟然把肥胖的脚ㄚ伸到她唇边。
      「舔一舔吧!你不是说过最喜欢舔脚吗?」
      「我……」她眼里流露出惊恐和不愿,但是沈总一手搭在她香肩上压了压!
      「是……」她只好发抖的捧起朱委员的臭脚。
      「她真……真的要作这种事?……」
      「天啊……这么美的女人,竟然肯帮男人作这种服务……」
      ……
      现场起了一阵骚乱。
      「太不要脸了!我真为玉彬感到羞耻!」小陈忿忿的说道,其实他真正气愤的是为什么小依舔的是朱委员不是他。
      大多数目瞪口呆的男人想的也是大同小异。
      就在大家酸酸的歎息和不耻中,小依吐出了红嫩嫩的舌片,周围慢慢的安静下来,只见她发抖的闭着眼,轻轻的在朱委员粗厚的脚底舔了一口,当场好像听到许多男人嚥口水的声音。
      「哦……真舒服……继续舔……」朱委员舒畅的长歎了一声。他虽然荒淫度日,不过还是头一回玩这种游戏,美女滑腻的舌肉在脚底板爬动的感觉,温温痒痒的彷彿要钻到骨子里似。
      小依忍着下面那根塑胶阴茎在小肉洞内肆虐,一边认命的舔着男人粗糙的脚皮!
      「脚趾头也要……对……」朱委员整个人舒服得摊在沙发上,小依嗯嗯的喘着气,舔完了脚底换含入脚趾,红嫩的舌片在趾缝间钻动。
      「对……就是那里……那里特别痒!用心舔一舔……哦……」朱委员像猪号一样舒服的乱叫,在一旁围观的男人感到脚底和心里都开始痒起来,张大了嘴恨不得自己就是躺在沙发上的那头肥猪。
      每根脚趾都被她舔得湿湿红红的后,朱委员又换了另一只脚ㄚ给她舔。但小依似乎忍受那根塑胶棒在肉洞内钻动已到了相当难捱的程度,脸颊变得潮红,身子也情不自禁的扭着,双唇发抖,对朱委员的命令恍恍忽忽、有时叫了好几次才有反应,吮脚趾吮到一半还会停下来呻吟。
      「她快不行了……好像快丢的样子,是不是给她提神一下?」朱委员对沈总道。
      「是!让我来。」他从身后取出另一支淫具,这淫具使用的部位是一撮尖尖的软毛,一开开关就会快速振动,专门用来刺激女性的阴核。
      「她的豆豆用线繫住,想必充血充得很利害,这时后刺激一下可能会让她爽到晕过去。」沈总亢奋的自言自语,不过听在围观的男士们耳里,简直个个都快要脑溢血!
      「她连阴核都绑起来……」
      「我有没有听错……」
      「嘘!安静……快弄了……」
      ……
      男人们又喧哗了一阵,直到沈总蹲下去大家才又瞪大眼睛吞着口水看。
      沈总整个人伏在地上,小依的屁股就在他眼前,湿红的小洞吃力的含住那条蠕动的假阴茎,看来淫水已流得相当利害。他把头尽量伸近,沿着繫住阴核的细线往上找,很快就在光秃的肉洞前端发现那粒深红色的肉豆,果真胀得像粒红豆似的!
      「要来了……」他将振动的毛尖移近,男人们都屏住呼吸!
      只见小依汗汁淋漓的身子先微震了一下,过了半秒后,就像痉挛似的张大嘴翻着白眼抽搐起来!
      「啊……不……啊……咿呀……」她已忘了帮朱委员舔脚这回事,整个人伏在朱委员的大腿上大声的叫着。沈总一边刺激肉豆,一边抓着塑胶阴茎用力捅,小依在众人眼前演出了一场自己高潮的戏。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97蜜桃色图片_第四色小说_爱色种子神器_免费黄色电影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