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景缎 第一百二十六章

    时间:2018-06-13 向扬见这老者神态猥亵,举止怪异,心中大起反感,道:「老丈,请让开。」
      那老者不答一字,头也不回,只是盯着屋中三男一女猛瞧,身体不住晃动。
      向扬微感奇怪,仔细一看,那老儿一手抵着窗欞,另一只手却伸进了裤裆里,正前前后后地把弄发洩,鬍鬚掩盖下的嘴唇也古里古怪地扭 动着。
      忽听那少女一声尖锐哭叫,声极惨痛,只是声音模糊不清,想是嘴里仍含着马广元的阳具之故。只听得三个男子的笑声纷杂传出,似乎大 为得意。
      向扬听得心中大怒,心道:「这老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何必理他?」
      单掌一竖,说道:「得罪!」掌力向前疾推而去,正是「九通雷掌」中的一招,虽是对準窗口而发,但是威力波及甚广,那老人倘若不避 ,背心势必为掌风所扫。
      那老人陡觉身后掌风呼啸大作,瞬时大为吃惊,直跳而起,一跃二丈来高,骂道:「该死的小毛头,敢暗算你爷爷!」这么一避之下,雷 掌掌力已自他脚底捲过,无阻无碍,一掌将两扇破窗震得飞脱入屋,支离破碎。向扬不理那老人,顺势冲过窗去,双掌当前划个半圈,真气鼓 蕩,震开半空中破碎窗木,已落足屋中,更不打话,一掌向康楚风击去。
      屋中四人见到有人闯入,都是一惊,康楚风识得向扬,见他一现身便对已施以猛招,不由得骇然失色,叫道:「不好!」仓皇之中着地一滚,避过了向扬雷掌正面威势。不料向扬变招快绝,手掌下沉,顺手抓住康楚风后心衣服,举臂一振,猛地将康楚风举了起来,朝马广元直摔 过去。马广元正陶醉在凌虐那少女的快感之中,忽见康楚风身躯自侧飞撞而至,一呆之下,慌忙将肉棒抽离少女口中,正要斜身接下,却已不 及,两人撞在一起,双双滚倒,一滚再滚,砰砰磅磅地滚到墙角,只撞得两人头晕目眩,筋骨如散。
      徐隼正恣意姦淫那少女,见到向扬一出手便击倒二人,心中一惊,慌忙拔离那少女,一手拉着裤子,一手去摸摆在一旁的兵刃,叫道:「 你……你是什么人?敢打扰老子办事……」话没说完,兵器没拿到,向扬上前一掌,已将他打得飞了出去,摔在一张八仙桌上,顿时将之压垮 ,晕了过去。
      那少女在三人轮番淫虐之下,早已精疲力竭,喘声微弱,肌肤处处可见男人留下的污浊,此时向扬突施援手,那少女却反而甚为惊惶,提 高声音叫道:「你在干什么?你……你别杀他们!」向扬微微一怔,道:「我并没下杀手。姑娘,你没事……」那少女抢了他的话头,急叫道 :「出去,出去!谁要你多管闲事?啊、咳……」她只说得几句,却因先前交合太过激烈,一时提不上气,登时咳嗽起来。
      向扬大惑不解,正觉奇怪,却见那老人跟着窜进屋来,笑道:「小伙子就是毛毛躁躁的。嘿嘿,刚才就跟你说过,这女孩儿是个小淫娃, 每天都干个不停的,你进来打断她做什么?不是扫她的兴么?」
      那少女勉强止住咳嗽,面有羞怒之色,叫道:「云老贼,你……你胡说什么?」
      那姓云老头笑道:「你要从龙腾明那小子手上学到什么好功夫,那是千难万难,他老子的武功是挺厉害,自己可还不成气候。嘿嘿嘿,你 为了几句口诀,给这许多人干得死去活来,若非乐在其中,又怎么受得了?」
      那少女全身无力,想要拾取衣物遮蔽身体,竟也不可得,只是气喘吁吁地骂道:「你……你少来胡言乱语,你不过是想骗我跟你……跟你 ……我死也不要!」
      云老者笑道:「我这宝贝是老当益壮,越老越壮,不知插得多少娃儿欲仙欲死,你何以不要?你只需跟我相好三个晚上,我传你一身本事 ,你要报什么仇,都是轻而易举。」那少女身子一颤,低声道:「落到你手里的女子,不出两天都死尽了,我可还不能死。云非常,你快滚开 ,别来缠我!」
      那老者云非常步步进逼,面露微笑,突然拉下裤子,叫道:「你瞧,老夫这宝贝都硬成这样了,你不给我干个五六次,怎么受得了来?」 但见他手握肉茎,既粗且长,一条一条的红筋浮现而出,前头一片白稠。这老儿骨瘦如柴,年过六旬,那话儿居然粗壮得出奇,比之寻常壮年 男子犹为惊人,与他身形殊不相称。
      那少女别过脸去,挣扎着向后退缩,颤声叫道:「走开,走开!」
      云非常哈哈大笑,疾扑上前,单手抓出,快捷无伦,眼见那少女无法避让,不料一抓之下,竟抓了个空。一看之下,却见向扬横抱那少女 ,立在一旁,已在她裸身上披了一件外衣。云非常一怔,笑道:「你这小鬼头,也想来分一杯羹么? 来来,放下这娃儿,咱爷俩儿轮番上阵, 我干完换你,你干完换我,这样总公平罢?」向扬神色肃然,道:「这位姑娘甚是可怜,在下可不允你多加欺凌。」
      云非常一愕,脸色陡变,目光透着一股凶狠之意,冷笑道:「小子,在老夫云非常面前,岂有你逞英雄的余地?」也不拉起裤子,任凭阳 具暴露在外,双掌十指箕张分开,突然啪啪啪互击三下,顿了一顿,又是啪啪啪连拍三下,如此这般,拍手九下,猛地双掌左右开弓,朝向扬 两颊打去。
      向扬正不知他搞什么花招,突见两个耳光扇了过来,手法当真快如闪电,不禁一凛,略一退步,云非常双掌落空,两臂交错之时,突又赶上一步,这次反手打出,两只手背反打向扬双颊。向扬手中抱人,未能发招反击,当下再退一步。
      云飞场四下正反耳光尽数落空,接着又是正打两个耳光,刻不容缓,紧凑无比。
      向扬见他手法相同,出手却越来越快,劲力重重叠叠,前劲未消,后劲又至,招数看似粗陋,却是十分刚猛,要是被打中一个耳光,脸颊 骨骼定然碎裂,心中暗暗吃惊:「再退两步,只怕再也避不过。这老儿武功非凡,不知是什么来历?」
      眼见云非常双掌打到,心念一闪,退步闪避之际,忽然双手一抛,叫道:「接住!」
      云非常见他作势欲掷出少女,心中大喜,双掌直转而下,要顺手抢过少女。
      不料向扬脚下一变,「斗枢逆转」,身子陡然向左侧过,向扬这一抛变成了将少女往旁边轻轻托前半尺,忽尔抽出右掌,以左手抱住那少 女,右掌反出一招九通雷掌,来势凌厉生威,比之云非常连环六掌丝毫不慢,一掌印向他胸口。云非常双掌自下朝外一翻,并成一力向雷掌来 势推去,只听一声大响过去,向扬已藉这交击之力飞退开去,只觉右臂震得隐隐发麻,叫道:「不奉陪了!」抱着那少女,直奔出屋。
      云非常怒道:「哪有这么容易?」正展步欲追,不料他裤子脱了一半,却又没脱彻底,挂在膝盖边,阻得双脚不易跨出,这一踏步没能赶出。他连忙拉起裤子,再追出门去,但见夜色空冥,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向扬抱着那少女急奔里许,犹觉气血翻腾,与云非常相拼一掌,内息居然激荡难平,心下暗惊:「那云非常内功好生了得,要是继续动手 ,只怕不易应付。」
      低头一看,见那少女神色複杂,同时流露了惊讶、疑惑、羞惧,种种表情,也不知她心中想着什么。
      他一路不停,奔回到了赵州桥,见云非常并未追来,当下轻轻放下那少女。
      那少女身上只披着一件外衣,怀中一件皱成一团的裙子,掩不住赤裸的双腿,身上多处肌肤也都没能遮住。向扬不愿多看,转过身去,道 :「姑娘,你先穿上衣服。」
      那少女坐在草地上,低声道:「何必穿呢,你都看过了,穿与不穿,也没什么分别。你……你转回身来。」向扬一听,只得转过身子,但 见那少女将衣服拉在胸前掩盖着,跪坐在草丛中,低声道:「你带我来这里,要干什么?」向扬一怔,一时倒接不上话。他本来料想是康楚风 三人姦淫这少女,可是一看之下,情况显然不只如此,这少女的反应也殊为特异。只是他见此情境,这少女被欺凌得太惨,不能不出手相助, 帮她逃出云非常之手,也是理所当然,却说不出个理由来。
      那少女呆呆地望着他,见他默默不语,深深歎了口气,道:「你以为这算救了我,是么?你……你真是多管闲事,我……我这一离开…… 先前受的苦都白费了……」说着肩头颤抖,双手抱着头,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向扬心念一动,想起了先前屋中情景,道:「姑娘,你为什么甘愿给这三人欺侮?真是为了从龙腾明那里得到」九转玄功「的心法么?」
      那少女心头一震,拭了拭眼泪,抬头望着向扬,道:「你……你知道这事?
      你来看过几次了?「向扬道:」今晚才知。姑娘,你是皇陵派的人?「
      那少女摇摇头,口唇一动,似乎要说什么,却又不语。向扬心道:「天下武功何其多,这姑娘何必定要学这门功夫,更因此糟蹋了自己? 她用意何在,当真不易理解。」只是他心中虽疑,终究事关女子贞操,也不便多问。正沉思间,忽听那少女低声道:「你出手打了皇陵派的人 ,又带了我出来,我……我再也不能回去了,什么武功也学不完啦。」说着单手支额,神情凄然,眼中一片绝望之色,如欲哭泣。
      向扬见她这样伤心,心中奇怪之余,亦觉不忍,蹲下身子,轻声道:「姑娘,你为什么非学这九转玄功不可?」那少女啜泣不止,断断续续地道:「你管这干什么?你……你……你帮不了我……」向扬道:「在下曾学过这门功夫,倘若姑娘能把此事原由说来听听,或许真能帮上 一些忙。」
      那少女身子一震,睁大了眼看着向扬,道:「你……你会九转玄功?」
      向扬点了点头。那少女惊愕地看着向扬,脸色转为苍白,颤声道:「你是谁?
      是韩虚清的弟子吗?还是任剑清?「向扬道:」在下向扬,先师华玄清。「
      那少女脸上陡然布满惊骇之意,一只手掩着嘴,颤声道:「你是……向扬?」
      向扬见她如此讶异,甚感奇怪,道:「在下便是。」那少女双眼直盯着他,眼神变得甚是可怕,突然转过身去,双手支地,身子不住颤抖 ,低声哭道:「天哪,天啊!」
      向扬大感错愕,不知所以,见她裸背相对,不欲多看,微微别开了头,心中不解:「这姑娘到底是什么人?何以听到我是师傅的弟子,反 应会这样激烈?」
      他却不知,这个少女并非因华玄清之名而激动,而是因为听到向扬这个名字。
      对她而言,这是杀父仇人的名字,她绝对不会忘记。
      这个少女,便是神驼帮帮主骆天胜之女骆金铃。
      当日三派合攻巾帼庄之战,骆金铃藉女儿身之便,事前依父亲命令混入了巾帼庄中,破了庄中许多机关,里外往返,又传递了不少情报,使巾帼庄几次战阵失利。后来杨小鹃察觉她身份有异,两人交手之下,骆金铃引得杨小鹃转与狴犴太子过招,一路设计,致使杨小鹃被狴犴太 子、康氏兄妹等人擒获,险些失身。
      之后黄仲鬼、石娘子等于后山大战,庄中空虚,骆金铃趁机救出兄长骆英峰,更寻得地窖机关,反而捉住伤疲交加的凌云霞、杨小鹃,由 骆英峰和神驼帮帮众带到后山,欲以两女为人质施加要胁。不料向扬因此大居劣势之时,文渊适时赶至,反而将骆天胜打下了万丈悬崖。骆金 铃当时仍在庄中探视,未至后山,也一直没有去认过向扬、文渊面貌。待由兄长口中听得父亲丧命,骆金铃哀痛不已,决意为父报仇。
      骆英峰亲眼见到向、文两人武功高妙,心生怯意,当时便道:「这两人武功远胜你我,我们神驼帮中好手又已折损大半……不是我不想报 仇,但眼下情况,实是力有不逮。」骆金铃见大哥继任帮主,却意志薄弱,自己武功又未臻纯熟,心中空怀父仇,一时却也无计可施。
      后来龙驭清欲留龙宫派、神驼帮以守卫长陵,骆英峰不敢拂逆龙驭清之威,只得答允。长陵之中,骆金铃无意间见到龙腾明施展武功,造 诣犹在父亲之上,惊佩之余,忽然心生一念:「这龙腾明与向扬、文渊武功同属一门,我若能从他身上得到几门武功的心法口诀,加以钻研破绽,日后武功就算仍不及这两个贼子,却可由此克制他们的功夫,岂非一个极妙的釜底抽薪之计?」
      主意既定,骆金铃便与龙腾明秘密商量,不顾代价,只希望能得到九转玄功、九通雷掌等高奥武学的秘诀。龙腾明以不得父亲允许,不敢 轻言答应,但是眼见骆金铃容貌动人,声声哀求之下,龙腾明色心引动,亦难拒绝,当下许下承诺,每日传授骆金铃一些武功口诀,但是她必 须委身于己,任其使唤摆布。
      骆金铃本来个性执拗,此时又一心复仇,思量之下,竟答应龙腾明的条件。
      破身之夜,未经人事的骆金铃被龙腾明干得死去活来,第二天几乎站也站不起来。
      龙腾明见这么个美人儿被自己弄得凄楚堪怜,更是心喜,索性将她留在长陵地宫之中,每日淫虐取乐,有时也命她与自己属下交欢,自己 在一旁观赏,有时一日之中,骆金铃竟要被姦淫十次以上。
      长久下来,骆金铃虽然被折磨得痛苦不堪,但是龙腾明倒也信守承诺,传了她不少九转玄功心法,只是每日仅传授几十字,不知何日方能 传毕。她怕龙腾明对她生厌,以致不传完整篇心法,是以竭力学习床上花样,以取悦龙腾明,使他乐此不疲。
      前几日龙腾明被向扬一掌震伤,休养疗伤,无力与骆金铃交欢,当下命马广元等转述心法,骆金铃则需任由这些人逞其淫慾。马广元、徐 隼等都是龙腾明的亲信,不致对外透露玄功心法,何况寥寥数字,于他人亦无用途。
      这些人奉命追查任剑清、向扬等人下落,一路上带着骆金铃大加欺凌,这日将她囚禁在郊野一处废弃宅院,却被向扬带走,康楚风等虽是 奉命追查,反倒全无招架之力。
      骆金铃背对向扬,掩面颤抖,不让向扬见到她脸上神情,心中只想:「他是向扬,杀了父亲的仇人之一!」霎时之间,对向扬施加援手的 些许感激之意消失殆尽,心中萌生杀机,寻思:「他不知道我的身份,不会对我防範,正是杀他的良机。可是以我现下的武功和体力,如果不 能一招杀了他,再也没有机会……」
      她回想和文渊交手的景象,自己全然处于下风,师弟尚且如此,师兄可想而知,心中又想:「他与云非常交手,还能全身而退,武功实在 厉害。若要杀他,现下不能正面交锋……」
      她努力平定心神,喘了口气,一低头,看见自己衣服掉落在地,这才想起自己身无片缕,心中一动,回头望去,见向扬目光对着他处,并不趁机窥探自己身体,心中一阵动荡,极力压抑恨意,低声道:「向……向……向少侠……」语音极轻,几不可闻。
      向扬听她呼唤,当下回过头来,见她并未遮掩身体,眼神闪烁不定,脸色苍白,心中疑惑更甚,却也不便多看,正想伸手捡起她的衣物, 骆金铃却伸出手来,按住他的手背,垂首轻轻摇头。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97蜜桃色图片_第四色小说_爱色种子神器_免费黄色电影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