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三十六章 抗议示威(下)

    时间:2018-06-11 侯龙涛上前一步,把手机抢了过来,「不是我说你这人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该放弃啊?」
      「我…我怎么了?」
      「你他妈说你怎么了?明着来不行,改他妈偷窥了你?」
      「别这么蛮横。」如云又把手机夺了回来,还轻轻踢了男人一脚,都不知道教育过他多少次了,说话不许带髒字儿,「方先生,我现在正忙着呢,你有什么就请快说吧。」
      「我最少要在北京停留一个月,就决定租间房子,以后咱们就是邻居了,还可以时不时在窗口打声招呼。」
      「你这样做是不是过分了点儿?」
      「我…我真的只是想尽可能多瞧瞧你,你明白吗?」
      「随你吧,你住在哪儿本来就是你的自由,我无…」
      侯龙涛可有点儿气撞脑顶了,根据相隔的距离,再加上两层玻璃,对面的人凭肉眼其实并不能很真切的看到这边的情况,最多就能瞧个大概。
      「你不是爱看吗?我就让你看看。」男人心里骂着,来到了如云身后,左臂揽住她的腰身,右手隔着内衣捏住了她的豪乳揉动,用跨部顶住她突起的圆臀,左右蹭磨,口鼻埋入她的颈项间舔了起来,「嫦娥姐姐,别理他了,我要你,现在就要。」
      「嗯…我无权…无权、也不想过…过问,就…就这样吧。」如云把手机扔到了一边儿,仰起头,乾嚥着唾液,双手伸到后面扶住爱人的臀部,用力的捏着,「啊…老公,老公…」
      「喂喂!」方杰冲着手机叫了两声儿,他听出了女人被挑起性慾后的声音,他把自己这边的窗户拉开了,拚命睁大眼睛往对面瞧,却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人,他「刷」的一声把窗帘儿拉上了,抄起放在一边儿的单筒望远镜,对準了帘子交叉处的缝隙,看来他是早有準备了。
      这回清楚了,只见侯龙涛的双手都在如云的胸前,隔着那件性感的黑色内衣把玩儿着的她的一双大奶子,还在她的香肩上乱舔,那个叫薛诺的小姑娘站在她的侧前方,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把她嘴角儿边的一条乳白色痕迹舔舐乾净了。
      方杰的眼睛要是再红点儿,大概血就该流出来了,那具完美无暇的女体本来可是属于他的,现在却被另一个男人佔有了,在供另一个男人尽情的淫乐,虽然他并不爱如云,但本身的兽慾还是让他嫉妒的要死。
      「姓侯的,你现在就好儿好儿的玩儿我老婆吧,总有一天我要你死!」方杰边看边恶狠狠的自言自语着,还把自己的鸡巴掏出来拚命的撸着。
      侯龙涛伸出一根手指,用指尖儿把女人露在内衣外的柔软乳肉按出了一个小坑儿,然后慢慢的向下滑动,直到压在了她硬挺的奶头儿,「小云云,你的奶子真是太棒了。」
      「那我的呢,我的不好吗?」薛诺凑过来蹭着爱人的身子。
      「好,你的小兔子也好极了,」侯龙涛腾出左臂,把美少女揽的更近了,探头隔着T-Shirt在她的胸脯上重重的吻了一下儿,「再过两年,她们会长得和你妈妈的一样大的。」
      「两个死孩子…」如云扭回头来,把舌头伸出口外,上下的翻动了两下儿。
      侯龙涛立刻探过头,把爱妻的香舌含进了嘴里。
      薛诺也把脸凑了过去,形成三个人接吻的态势,那种感觉是完全不同于普通的亲吻的,两个美人的舌头都是柔软湿润的,却是不同的柔软;两个美人的口腔都是温暖的,却是不同的温暖;两个美人的口气都是清新香甜的,却是不同的香甜。
      侯龙涛的左手伸进美少女的裙子里,捏住她的屁股蛋儿,连着柔滑的小内裤一起揉动,又把中指压进她的臀沟里,大概连内裤都一起捅进了她湿润的小肉孔里。
      「嗯…啊嗯…」薛诺垫起了脚尖儿,双臂抱住了如云的身子,用以平衡自己的身体,把脸埋在了她的丰挺的豪乳上,自己虽然同样身为女儿身,可在那种沁人心肺的乳香熏陶下,仍旧会怦然心动,「妈妈,啊…你好香…」
      「我的宝贝们都香极了。」侯龙涛刚想把如云的内衣扒掉,突然觉得眼睛被晃了一下儿,抬眼一看,在阳光的照耀下,对面拉着的窗帘儿的缝隙中有一点镜片儿或金属产生的反光在一晃一晃的,虽然他不能肯定那是望远镜,但还是放弃了让爱妻暴露的打算,改为在她背上推了一把。
      「啊…」如云弯下腰,用双手撑住了宽宽的木窗台儿,扭回头来用媚眼儿兜了男人一下儿,还轻轻的扭了扭撅起的屁股。
      「哈哈哈。」侯龙涛开心的笑了起来,这个世界上美丽的女人多了,骄傲的美丽女人也不少,但因为有才华而骄傲的美丽女人就少了,既因为有才华而骄傲又懂得如何讨男人欢心的美丽女人可就是太稀有了。
      「你笑什么?」薛诺刚才已经被爱人抠的腿软了,乾妈往前一倾的时候,她就跟着跪了下去,现在是搂着如云的左腿,跪坐在地上。
      「不是笑你。」侯龙涛用双手卡住如云大腿的外侧,慢慢的把她的窄裙搓了起来,费劲的推过她的大屁股,一直捋到了她的腰上,然后向后退了两步,右手托住下巴,歪头欣赏了起来。
      「你在看什么呢?」薛诺把身子往男人的方向斜了过去。
      「美啊。」侯龙涛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黑色的蕾丝三角裤陷在两瓣如同仙桃般的肥美臀峰挤出的沟缝中,圆润的大腿根间夹着被内裤绷成完美纱轴儿状的私处,还有一层柔美的肉色裤袜包裹着巨大的屁股,好像隔着这么远都能闻到那里散发出的诱人香气。
      「当然了,随然我觉得茹嫣姐姐的长腿最漂亮,但要说到屁股,没人能比过我两位妈妈的。」薛诺说出这么性感的评语时,仍旧是一脸天真纯洁,因为她是在真心的讚美。
      「你也太可爱了吧?」侯龙涛上前一步,把美少女从地上拉了起来,将她挤在自己和如云中间,边吻她边揪起她的裙子,让她把圆翘的小屁股和如云的丰满臀部顶在一起。
      两个女人开始同时扭动细腰,四团美肉互相挤压着。
      侯龙涛把双臂从女孩儿的身边伸过去,按在了如云的背臀处,在她裤袜的顶端用力的揉摸,丝袜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
      「嗯嗯…」如云有点儿着急了,右手从身下探入了自己微分的双腿间,压住阴户轻轻的揉了起来。
      薛诺用微颤的双手在男人的虎背上摩挲着,侯龙涛强壮的身体让她兴奋、让她感到无比的安全,她慢慢向下蹲着,舌头舔过爱人的脖颈、胸肌、腹肌,解开了他的西裤,用脸颊温柔的磨擦坚硬的巨大肉棒。
      隔着一个美少女,侯龙涛一弯腰,正好能把鼻子顶进嫦娥姐姐的屁股沟里,双手掐着弹性一流儿的裤袜美臀,舌头舔着颜色略深的裤袜龙骨,爽!
      如云很难耐的扭着肥臀,半天都没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侵犯」了,两天没被爱人大鸡巴「糟蹋」过的小穴已经麻痒的不行了,「老公…别再闹了…」
      「哼哼哼,」侯龙涛站直了,把阴茎从美少女的小嘴儿里抽了出来,摸了摸她的俏脸,「小宝贝儿,去让你妈疼疼你。」
      「嗯。」薛诺站起来走到窗台儿前,钻到美妇人的双臂中间,转过身,两手一撑,就背靠着窗户坐了上去,把两条修长的玉腿几乎劈成了一条线,她不愧是练自由体操的,虽然穿着稍微有点儿跟儿的凉鞋,却还是轻轻巧巧的就蹬住了窗台儿。
      「想让妈妈怎么疼你?」如云抬起头,看着女孩儿羞红的脸庞,唯一能让她暂时忘却自身需要的也就只有可爱的女儿了。
      「这里…」薛诺小心翼翼的把内裤拨开了,露出了娇艳欲滴的嫩红色小穴,她用右手的食指在含羞带媚的阴唇间搓了搓,挑出一条亮晶晶的丝带,然后就塞进了如云的檀口中,她这招儿是跟月玲学的,「妈妈吻我…」
      如云把美少女的手指吸吮乾净了,双手扶住她白嫩的大腿,螓首一探,舌尖儿就顶住了她阴唇顶端的那颗小米粒儿。
      「啊……」薛诺张着小嘴儿,把头向后仰着,双手按住了母亲盘起的头髮,「妈妈…」
      侯龙涛的左手从下面握住美妇人热烘烘的阴户,整个手掌都在大力的上抬、揉动,右手扶着自己的粗长阳具,「啪啪啪」的在她肉感的屁股上敲打,「小云云,你下面的这张脸简直比上面的那张还要让人起兴呢。」
      如云捨不得把薛诺滑腻的阴唇从口中吐出来,只能以摆动肥臀的方式来抗议男人的恶劣言行。
      侯龙涛把鸡巴放在了女人屁股顶端的那个三角形沟壑里,双手把她的臀瓣用力向中间挤压,然后猛的向前一拱,模拟起肏屄的动作,使劲儿把阳具在她被裤袜包裹的臀缝里磨擦。
      这一切都是在方杰的「监视」下进行的,可是由于角度的问题,再加上薛诺挡住了一部分视线,侯龙涛又成心把如云压低,他最多就能看到前妻屁股顶端的惹火曲线。
      「王八蛋,王八蛋。」方杰边骂边不忘手淫,突然看到从如云臀部中间升起一朵大蘑菇,紧接着又消失了,然后又升了出来,然后又消失了,他不禁扶稳了望远镜,立刻就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个大蘑菇居然是侯龙涛的龟头儿,比自己的起码大出去两圈儿。
      如云可真是急了,抬起右脚,把自己十二厘米长的鞋跟儿放在了男人的脚面上,所用的力气刚好让他无法逃开。
      「你知道我什么性子的。」侯龙涛把爱妻的裤袜向下拉了一点儿。
      既然爱人都这么说了,如云只好在用舌头搅动薛诺小穴的同时,含含糊糊的说道:「老公,给我吧,老公,我要你…」
      「好老婆。」侯龙涛把嫦娥姐姐的裤袜褪到了她的大腿中部,将内裤从她的臀沟中拉出来别在臀峰上,两手掰开她的屁股,蹲下在她的蜜穴上亲了一口,接着就让「宝剑入鞘」了。
      「啊…」一大一小两个仙女儿同时叫了起来,如云是因为阴道被塞满了,薛诺是因为阴唇被如云死死的吸住了。
      侯龙涛的脸上露出了陶醉的表情,他每进出一次都要把龟头儿顶到小穴的最深处,而且速度很慢,他要仔细体会爱妻湿热体腔内每一寸媚肉对自己的「悉心呵护」,他还要对面的人看清自己的动作,要让他知道自己正在和他的前妻做最亲密的结合。
      薛诺一手按着如云的头,一手伸入了自己的胸罩儿里,捻搓着充血的小奶头儿,当自己的小穴刚被吸住的时候,因为对方太用力,略微有点儿疼痛,可过了两分钟就变成了麻麻的感觉,好像她要从自己的皮肤里吸出汁液来一样,还挺舒服的。
      一个肏的慢,一个嘬的不规範,快感只能是一点一滴的积累,可是架不住侯龙涛持之以恆的抽插,滴水还能穿石呢,更何况美人都血肉之躯。
      「唔…」如云的身体越来越热,简直都快到了要燃烧起来的地步了,她的双腿颤抖的很厉害,火一样的女性精华从她阴道的深处涌了出来,「扑通」一声,她再也站不住了,腿一软就跪了下去。
      侯龙涛捋着自己沾满美人体液的阴茎来到薛诺跟前,歪头吻了吻她,「小宝贝儿,要不要哥哥疼啊?」
      「要…要…」薛诺伸手摽住了爱人的脖子,劈开的双腿像孔雀关屏一样的慢慢合拢了起来,两条匀称白嫩的小腿架在他宽宽的双肩上,整个人几乎对折了起来。
      侯龙涛把手挤到了美少女的屁股下面,将她从窗台儿上举了起来,再稍稍的往下一放,一柱朝天的阳具就撑开了张着小嘴儿的小阴唇、紧凑的膣肉,把她嫩嫩的子宫都顶得像上一跳。
      薛诺低垂着螓首,闭着双眸,紧咬着银牙,「嗯嗯」的哼着,让身子随着爱人的抛动而起伏,他的龟头儿每在自己的花芯上撞一下儿,自己就会产生一阵美妙的眩晕。
      侯龙涛把女孩儿抱到了巨大的红木写字檯边,上身向前一倾,就将柔美的女体压在了身下,他跪上了办公桌儿,动作十分小心,没让两人有一秒钟的分离。
      如云懒洋洋的靠了过来,在男人结实的屁股上拍了拍。
      侯龙涛立刻就会意了,他抓住美少女纤细的脚腕子,把她的双腿分开,自己缓慢的蹲了起来,快速的前后摇动臀部。
      如云也蹲了下去,一手揉着自己的阴蒂,一手扶住了女孩儿的屁股,用舌尖儿顶住她积着爱液的可爱菊花门,不住的挑着。
      「要来了…啊啊…要来了…」薛诺都快要疯了,小穴被粗暴的蹂躏,敏感的屁眼儿被舔,她的双臂以投降状放在螓首边,小嘴儿张的老大,只有进气儿没有出气儿,她的双腿像抽筋儿一样的向上蹬着,如果不是被男人抓着,她大概就要鲤鱼打挺儿了。
      自从他们换了地方儿之后,方杰就什么西洋景儿都看不到了,但他并没有放弃监视,直觉告诉他还会有所收穫的。
      果不其然,从下午4:00之后,就陆陆续续的有美丽的女子进入如云的小楼儿,总共得有六、七个。
      其中有两个开新款甲壳虫儿一起来的年轻女人,不仅长的美若天仙,还有几分相像,应该是对儿姐妹,给她开门的是侯龙涛,他当时就分别和她们接了吻,估计这些女人和他的关係都不一般。
      方杰一动不动的在书桌儿前坐了好几个小时,跟大理石雕塑一样,连晚饭都没吃,也不知道在冥思苦想些什么。
      晚上9:00多的时候,他终于有了动作,拿起放在桌儿上的手机拨了个电话,「喂,我是拳志朗,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扰您的休息。」他讲的是日语(今后在文中,小段英语之外的所有外语对话都用中文代替,不再另作说明)。
      「不要紧,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虽然没有事先预想的那样顺利,但还没到放弃的地步,而且我发现了另一个有可能的突破口。」
      「是什么?」
      「现在我的想法还不够成熟,等到有了一定的眉目,再向社长您汇报。」
      「那好,方君,你要抓紧。」
      「嗨!」方杰很坚定的一点头。
      挂断了这个电话,他从抽屉里又取出了一部手机,这次拨的号码儿的前几位数儿和刚才那个电话是一样的,「喂,我是拳志朗,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扰您的休息。」
      「方君的事情还顺利吗?」
      「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请社长放心,请您尽快联繫『华狼』。」
      「很好,我已经发出对『华狼』的邀请了。」
      「社长那边一切还好吧,我一直很挂念您。」方杰拿电话的手开始微微的颤动…
      昨天从下午直到午夜时分,侯龙涛连战九美,虽然她们也互相满足,虽然他有神药护体,也感到有点儿腰酸腿软了,可早上还不到8:00的时候,他就已经醒了,因为这一段时间他的睡眠都不太好。
      何莉萍、薛诺和司徒清影三母女睡在客厅的大沙发上,如云、月玲和任婧瑶睡在客房,陈倩、陈曦姐妹俩和茹嫣就在侯龙涛的身边,他小心翼翼的爬下床,转身看着还在熟睡的娇妻,她们是超出想像的迷人,脸上平和的表情是那么的甜美。
      侯龙涛露出了温柔的笑容,但里面也夹杂着一丝苦涩,要是玉倩也在这幅美妙的图画里,那该有多完美啊。
      电视柜上的手机突然「嗡嗡」的震动了起来,打破了侯龙涛的沉思,他抓起电话,快步离开了主卧室,来到走廊上,他不想惊了爱妻们的美梦。
      屏幕上显示的手机号儿他并没有见过,「喂?」
      「龙涛吗?」
      「我是,您是哪位?」侯龙涛觉得对面女人的声音有点儿熟悉。
      「我是玉倩的妈妈。」
      「啊…阿姨?您…您找我有事儿吗?」
      「吃早饭了吗?」
      「还…还没有。」
      「一起吧,好不好?」
      「一起?」
      「我想跟你谈谈,不方便吗?」
      「不是,您说地方吧。」侯龙涛当然知道她要跟自己谈什么,可自已的决定是不可能更改的…
      半个多小时之后,侯龙涛来到了位于新兴桥北侧的新兴宾馆,在二楼的粤式早茶厅找到了身穿便服的冯洁,「阿姨。」
      「坐吧,龙涛,你知道我找你干什么吧?」
      「我知道。」
      「你们之间的事儿别人是不应该插手的,道理很简单,但她是我女儿…」
      「您不用说了,我明白。」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冯云低垂着眼帘,「玉倩这几天都是闷闷不乐的,我知道她是伤心极了。」
      「我本以为张、冯两家的人一见我就会吃了我呢,没想到您还对我这么和颜悦色的,我真的很感激。」
      「不相干的话就别多说了,一切都是你造成了,你要是个男人,就不能推卸责任的。」
      「我真心爱玉倩。」侯龙涛觉得多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那你就和她在一起。」
      「我真的想,我天天都想她,天天都想和她在一起,可…可我给不了她她想要的东西,您也说了,我是个男人,我要负责任的。」
      「你也爱那些女人?」
      「阿姨,」侯龙涛痛苦的低下头,几乎都要缩到桌子底下了,「我想玉倩已经把我的话都跟您说了吧?我真的不想再重複一遍了,我现在也难受的很,我…我,我希望您能相信我。」
      「我相信你。」
      「真的!?」
      「真的。」
      「阿姨,谢谢您。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次见您的时候就觉得和您有一种特别近的感觉。」侯龙涛没有抬眼,所以也就没注意到冯洁在听到自己的话时,脸上现出的一抹红晕。
      「我理解你,并不代表我认同你,我那个女儿是个死心眼儿,她认準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我也是站在她一边的。」
      「呵呵呵,我知道。」侯龙涛苦笑了几声儿,「无论她怎么对付我,我都没有怨言。」
      「不是这么简单的,等她发现她现在的手段并不能逼你回头的时候,没人知道她会做出什么,她被我宠坏了,不会考虑后果的,就算我劝她放手,给她讲感情是不能强求的道理,她也听不进去的。」
      「我从心底里不希望她放手,没有她的日子一样痛苦,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实际上我是在得过且过,每天晚上,我都骗自己说,明天不会有事发生的。」侯龙涛猛的抬起头,眼中闪烁的希望的光芒,「阿姨,您教我,您教我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但我希望你能尽快的想出解决的方法来,我是希望你能和玉倩在一起的。」
      「唉,」侯龙涛一下儿就洩了气,他突然觉得很烦躁,「阿姨,您还有别的事儿吗?」
      「你要走?」冯洁拚命掩饰才没让自己的语音中带出失望的味道。
      「我…我还有点儿事儿。」
      「好吧,你仔细考虑考虑。」
      「我会的。」
      侯龙涛无精打采的转身离开了,完全没感觉到身后的女人正在用一种哀怨的眼神目送自己,他慢慢的走下楼,总觉得刚才的一段对话根本没有实质内容,回想起来,玉倩的母亲好像一直低着头,连瞧都没瞧过自己一眼。
      到了停车场,侯龙涛有气无力的抬起头,微微吃了一惊,在自己的H2前站着一个面无表情的美丽女人…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97蜜桃色图片_第四色小说_爱色种子神器_免费黄色电影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